<var id="71zln"></var><var id="71zln"><video id="71zln"><thead id="71zln"></thead></video></var>
<menuitem id="71zln"></menuitem>
<ins id="71zln"></ins>
<var id="71zln"><dl id="71zln"><listing id="71zln"></listing></dl></var><var id="71zln"></var>
<menuitem id="71zln"></menuitem>
<cite id="71zln"><strike id="71zln"><thead id="71zln"></thead></strike></cite>
<var id="71zln"></var>
<var id="71zln"></var>

歡迎進入中國休閑研究網站

You Are Welcome to the Website of Chinese Leisure Studies

 

沉思“黃金周之痛”健康發展休閑經濟

馬惠娣
中國藝術研究院中國休閑研究中心
(2006年5月9日夜完稿)

 

  今年的五一節,人民網的網上調查顯示,85.8%的人選擇呆在家里,此外網上有關“黃金周的反思”文章居然有20萬條之多,足以看出人們對黃金周的種種質疑。當連續幾年經歷著幾乎一樣的“黃金周”時,大家對黃金周的第一反應就是出游和購物,人氣加財氣。節日的意義全變成了“黃金”,F在,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感覺到這樣的假日缺少了什么。
  如何理解人們對“黃金周”的厭倦?是勤勞智慧的中國人壓根就不愿休息?還是中國民眾對節日另有一番期待?或是黃金周本身出現了問題?
  事實上,勤勞的中國人不僅會休息,而且還是世界上創造節日最多的民族。傳統節日曾經以民族心理、道德倫理、精神氣質、價值情操和審美情趣為底蘊,不斷進行著民族文化精神的體驗與洗禮——這是節日的意義,節日的力量。也是勞動大眾對節日的真正期待。
  不僅如此,中華民族還曾經創造過休閑品類的輝煌歷史,我們的詩詞歌賦、琴棋書畫、經史子集是世界休閑文化寶庫中的瑰寶,至今被西方人所仰慕。
  遺憾的是,由于近百多年來中國文化傳統的全面流失與斷裂,國人對休閑價值的理解太狹隘、太淺薄、太粗鄙。整個社會把休閑簡單地等同于吃、喝、玩、樂。所謂的娛樂開發商們揀拾西方人遺棄的牙穢,誤導民眾的娛樂生活。制造出來的是貪欲、浮躁、喧囂、奔忙、自私。盡管金錢歷來是生活的必需品,然而如果只有金錢的滿足,沒有精神的充實,人的空虛、倦怠之感必然緊隨其后,F代人幾乎天天被消費主義所浸染,正應該在節日這幾天中將經濟的抑制力減弱,轉變成凝聚民族精神、鼓勵精神追求的重要時段。
  另外,我們城市化建設中,公共休憩空間太少,人們缺少釋放自己心情的地方,逛街、郊游成了沒有辦法中的辦法。這個現狀值得我們認真反思。
  黃金周經歷了“八年之癢”,如今反思之聲更為強烈,正是人們文化意識的全面覺醒。
  在此社會心理下,今年五一節過后,新聞媒體的盤點不約而同地關注休閑、休閑經濟、休閑產業。這固然是一件好事,但如果一知半解、霧里看花、炒作概念,甚至念歪了經,將成為另一種誤導。因此,作為在休閑研究領域中耕耘了12年的文化學者有必要再次解釋休閑、休閑經濟、休閑產業、休閑消費。
  什么是休閑?休閑是生命的一種狀態,一種精神的態度,一個“成為人”過程中的重要舞臺。休閑意味著學會止欲、學會寧靜致遠、學會欣賞真善美。休閑的真諦是在提升人的教養和素質中提高勞動力的價值。而家庭、社區、游憩、讀書、科學、藝術則是休閑最好的平臺。西方人休閑意識的培養,往往從嬰幼兒時期的閱讀開始。讀書是“成為人”的第一個臺階。因此,休閑絕不等同于吃喝玩樂。
  什么是休閑經濟?是“以人為本”,強調以低代價、獲得高效益,以無形資源替代有形資源,以經濟資本、文化資本、社會資本、人力資本共同推進經濟繁榮為己任,以物質財富和精神財富相平衡的一種嶄新的經濟形態。它尤其注重以提升勞動者的內在價值,因為真正的社會財富是所有個人發達的生產力和他們的價值觀。休閑經濟正試圖重新審視人類經濟生活和經濟行為本身的價值尺度,重新審視人類所有一切的發展目的,重新審視人的存在之目的的問題。
  什么是休閑產業?是以人為主體的服務型的產業,是從人文關懷的角度發展產業,從而使企業、市場、商家、政府的服務目標更加明確。休閑產業不僅包括旅游、餐飲、娛樂,更重要地體現在圖書館、博物館、藝術館、體育館人文文化設施上。不著眼于人的素質提升的產業,難以健康地發展休閑產業。
  什么是休閑消費?休閑消費雖基于傳統的消費形態,但又不同于傳統。它既包括對物質產品、文化產品的消費,也注重對新觀念、新知識、新價值觀的消費,可以在更廣泛的領域進行新探索,諸如:各種體驗、歷練,接受新知識、新觀念、新技巧、新文化、新藝術、新科學的學習。并進行心理、綜合素養、智商、情商、享受能力等方面的新投資。
  關于“有閑”和“休閑”也不容混淆!坝虚e”并不等于會“休閑”,“有閑社會”并不等于“休閑社會”!伴e”的價值往往體現在“休”字上,一個會“休”閑的民族才會有更多的創造、更多的教養與文明。社會的發展與進步,除了堅實的經濟基礎外,還要靠全民的文明、教養、禮儀水平。學會“休”,“閑”才有價值。
  在發達國家不惜重金修建藝術館、博物館、圖書館是創建休閑生活的一大特色。在英國有5000多家公共圖書館,有8500家專業資料館。60%的居民是圖書館的?。此舉,一為文化傳統所致,二為提供休閑消費場所,三為提升人的生活質量,四為從根本上提高勞動者的素質。
  而我國圖書館總量不過2700多所,并且相當一部分圖書館常年不購書,讀者也寥寥無幾。而目前我國讀書狀況極為堪憂。據調查顯示,連應該讀書的人都不怎么讀書了。
  當下在我國的大中城市中,商務中心鱗次櫛比,而文化中心卻少之又少。失去此基礎,何談休閑經濟和創意產業。從一定意義上說,學會休閑,才會創造。
  早在10年前,于光遠先生就撰文論“普遍有閑的社會”(這個論斷是科學的,符合中國社會實際的)。于老解釋說,人的心靈要保持清凈,而不要旁騖太多,沒了章法和智慧。因為,人一忙就容易亂,頭腦不清醒;人一忙也容易煩,心情不能和平;人一忙就容易膚淺,不能冷靜認真思考;人一忙就容易只顧眼前,不能高瞻遠矚。
  同理,一個社會適時地安排一個“休止符”,待大幕再拉開時,必定是新的“華美樂章”的到來!
  閑,歷來是一把雙刃劍。閑,可生是非,使人碌碌無為,安逸現狀,不思進;閑,也可培養人的多方面情趣,從而充實人生、提升生命質量。
  近些年來,西方國家對“休閑”做出了許多新探索,從人文精神和人文關懷的角度豐富“休”的內涵與外延,比如參加志愿者活動、捐助活動、慈善活動、扶貧濟困、社會救助、簡單生活、環保、食素、愛動物、愛植物、反戰求和平等等形式,鼓勵人們把自我發展和承擔社會責任聯系在一起,用這樣的行為方式營造充滿溫馨的、友善的、互助的社會氛圍,增強社會的凝聚力、親和力,達到社會和人際關系的和諧發展。例如,美國人每年投入的志愿者時間總計約160億小時,相當于生產出近2000億美元的價值。
  西方思想家認為,開發休閑,實際上就是積累一個人、一個家庭、一個民族、一個國家的文化資本,就是對人的教育與教養的投資。而這種資本的投資越早越好,對社會的回報率越高。
  今日之中國,人們普遍為名累、為利累,忘記了沉思、忘記了欣賞、忘記了自律、忘記了社會責任。此種社會氛圍中的“休閑”,必將銷蝕著休閑的智慧與休閑固有的精神價值。
  節假日究竟怎樣過? 怎樣更神圣與激蕩人心?設計方案應有N個多。但一個很重要的方面是民眾全面的參與性,設法調動社區和民間的激情很重要。任何一個節日與活動的最終目的應當是調動人們的生活熱情和勞動激情。應體現在平時的積累上,體現在全民德智體美勞的全面發展上,體現在民眾的共同參與上,體現在勤勉勵志的行為方式上,體現在仁厚博愛的胸懷中。
  “黃金周”的退卻與消失是社會進步之必然,這也許意味著中國經濟將迎來一個新的發展生機。

  寫完上面的文字,突然想起了美國休閑學的奠基者索爾斯坦?凡勃倫先生,當年(19世紀后期)在觀察有閑階層的休閑行為時,注意到“有閑”生活采取一種“非物質”的方式,即一種以“準學術”的或“準藝術”的方式進行,這是高級的、有價值的,滿足的是人的精神上、審美上、文化上的需要。他還注意到,這樣的有閑生活不僅可以提高人的教養、社會的文明程度,還可以將人導向自律和高尚。他尤其批駁了“炫耀性消費”并認為“可以說在某種意義上它是一個消極性的而不是積極性的定律!
  在他的《有閑階級論》中,他沒有建立物質層面的休閑經濟理論框架,也沒有鼓勵有閑階層去盡情地作感觀享受的消費,居然也沒有聯系到休閑消費對GDP所產生的影響。
  自1899年《有閑階級論》出版后,全美國逐漸形成了鄙視“炫耀性消費”的風氣。更多的人走向了志愿者活動、捐助活動、慈善事業、教育事業、社區服務等,富有的人用更多的錢創辦大學,興建圖書館、藝術館、運動館、博物館,并形成民族傳統。由此,休閑、休閑經濟、休閑產業、休閑消費走出了傳統的經濟、產業和消費的概念與模式。
  他獨樹一幟地創立了制度經濟學,也奠定了休閑經濟研究的最一般的原則。
  當下,休閑、休閑經濟、休閑產業、休閑消費成了中國很時髦的事,此時重溫凡勃倫的思想,也許會讓我們看得更遠大,發展的基礎更牢固。
  如果將休閑經濟當成商業開發的“搖錢樹”,或制造成“時尚的噱頭”,不僅對社會和國民產生誤導,而且對國家基業也將產生不良的影響。
  休閑經濟是正待興起的學科,任何宣傳報道應建立在對這門學科研究的基礎上,否則,將是不負責任的。

 


 
中國藝術研究院 中國文化研究所 版權所有

電話(TEL):86-10-64813408  64813409  傳真(FAX):86-10-64813408

地址:北京朝陽區惠新北里甲1號·中國文化研究所   郵編:100029
广东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