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71zln"></var><var id="71zln"><video id="71zln"><thead id="71zln"></thead></video></var>
<menuitem id="71zln"></menuitem>
<ins id="71zln"></ins>
<var id="71zln"><dl id="71zln"><listing id="71zln"></listing></dl></var><var id="71zln"></var>
<menuitem id="71zln"></menuitem>
<cite id="71zln"><strike id="71zln"><thead id="71zln"></thead></strike></cite>
<var id="71zln"></var>
<var id="71zln"></var>

歡迎進入中國休閑研究網站

You Are Welcome to the Website of Chinese Leisure Studies

 

鳳凰還能飛多遠?

馬惠娣
(2006年6月6日)


  世人知道鳳凰,是從沈從文開始的。鳳凰是沈從文的故鄉,沈從文在《邊城》、《從文自序》等多部作品中對“鳳凰”有美麗的描述。鳳凰也是著名畫家黃永玉的故鄉,他的許多畫作都與鳳凰有關。
  鳳凰位于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與貴州省北域毗鄰,是融山水為一體的古城。飛檐翹角的吊腳樓倒映在沱江,巖石板鋪成的街道古樸雅致,人與自然天然合一。有人說它是“中國最美麗的小城之一”。
  然而,這樣一座美麗的小鎮,在不斷開發的旅游產業的步伐中正黯然失色。據說,有開發商已花8億元人民幣買去50年對古城的經營權。小鎮原有的“韻味”,比如,傳統的磚木結構木格花窗,正部分地被水泥建筑所代替,各條充滿濃郁土家與苗家風格的小巷均已成為商業街。商鋪、餐館、酒吧、咖啡館沿沱江兩岸遍地開花,游人如織,喧聲鼎沸,叫賣聲此起彼伏。古樸、寧靜的原生態生活方式已越行越遠。
  新城在旅游業的催生下快速發展,其現狀是城池失序、建筑變形、交通混亂、垃圾遍地。
  古城僅有約1平方公里的面積,加上新城1平方公里多,總共2平方多公里。2005年外來游客約有220萬,預計2006年達到280萬。僅今年的五一節,就有近30萬外來游客光臨。吃喝拉撒睡,古鎮的壓力可想而知!
  讓鳳凰遭殃的是,如此眾多的游客給這里帶來的環境破壞。首先,大量的生活垃圾,因只能做有限的處理,而使垃圾隨處可見,再加上游客的素質普遍低下,隨手丟垃圾更是司空見慣。其次,游客的糞便,由于吊腳樓客棧的洗手間尚未與新城中的地下管道接通,所以糞便都直接排入了沱江。再次,每個客棧用于洗滌被褥、打掃衛生的用水量陡增,增加了對沱江的污染。


  吊腳樓的主人們對此也是憂心忡忡,他們會指著不遠處水泥建筑的吊腳樓,發出無奈的嘆息,“這里原本很安寧,每家掙得錢雖不多,但日子較愜意、安閑,F在看似增加了點收入,可是世世代代適合我們生存的生態環境將不見了”。
  另一位吊腳樓的主人也多有不解,他說,為什么發展經濟一定要搞旅游?現在得到的只是眼前的,而失去的將會讓我們“斷子絕孫”。

  對古城的另一種破壞是“新景觀”。目前在新舊城的接壤處正在建一個廣場,現代化的水泥柱正拔地而起,一座用黃銅鑄造的“鳳凰雕塑”挺立在廣場的中央。遺憾的是,此“鳳凰”(見圖片)造型完全打破了人們對這只吉祥鳥的美好想像。正如來自上海和香港的游客所形容看過后的感受,像一只“落湯雞”,完全不能與古城相匹配。

  自然,鳳凰是若干旅游開發中慘遭涂炭的城鎮之一。早開發、早遭殃,幾乎成了眾多景點難逃的厄運。張家界的山上美景如畫,張家界的城區卻臟亂差得很。


  勿庸置疑,開發旅游業的20多年來,我們的旅游開發項目越來越多,由城市到鄉村,由自然到人文,由經濟到文化,雖然是越做越大,游客越來越多,“黃金周”的錢袋也越掙越鼓,許多地方也開始“脫貧致富”……人們似乎沒有任何理由質疑這種開發行為,因為,我們的人民要富裕!


  但是,這樣的開發果真能讓人民持續富裕起來?這樣富裕起來的后果將是什么?自然生態資源和人文文化歷史資源還有多少能力承載不斷上升的百分比?生態、環境和水資源還有多少未被污染?誰聽了專家的論證?專家又論證了什么?誰又是專家?專家果真是專家?
  諸多的問題難道不值得認真思索?

 


 
中國藝術研究院 中國文化研究所 版權所有

電話(TEL):86-10-64813408  64813409  傳真(FAX):86-10-64813408

地址:北京朝陽區惠新北里甲1號·中國文化研究所   郵編:100029
广东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