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71zln"></var><var id="71zln"><video id="71zln"><thead id="71zln"></thead></video></var>
<menuitem id="71zln"></menuitem>
<ins id="71zln"></ins>
<var id="71zln"><dl id="71zln"><listing id="71zln"></listing></dl></var><var id="71zln"></var>
<menuitem id="71zln"></menuitem>
<cite id="71zln"><strike id="71zln"><thead id="71zln"></thead></strike></cite>
<var id="71zln"></var>
<var id="71zln"></var>

歡迎進入中國休閑研究網站

You Are Welcome to the Website of Chinese Leisure Studies

阿拉伯海外科學家大會圓桌會議發言(2006年4月18日)

愿阿拉伯世界的“科學·文化·藝術之花”再次盛開

馬惠娣 中國藝術研究院

 

  阿拉伯世界是人類四大文明起源之一。在歷史上,阿拉伯人的科學發現、技術發明曾創造過光輝燦爛的業績,至今仍被發展人類文明所享用。
  英國科學史教授薩里姆·哈桑尼博士曾花費了五年時間,從三千份古代文獻和書籍中收集的資料研究中﹐編撰了一部伊斯蘭科學史論著《我們世界享用的一千零一件穆斯林歷史發明》(1001 Inventions﹕Discover the Muslim Heritage of Our World)。他說:“如果你問一個普通英國人,他們所熟悉的眼鏡﹑照相機﹑鋼筆是誰發明的,可能沒有人能知道,這些日常東西最早是穆斯林的智慧。在學術界多數人從歷史書上看到過穆斯林發明了許多生活用品,然后傳播到歐洲,又流傳到全世界!
  的確,在現代人看來,那些習以為常的生活享受物品中——例如花園中的涼亭、磨坊風車、波斯地毯、戰場大炮、密碼、象棋、咖啡等一千多樣東西,都是古代穆斯林的發明創造。這些東西是近、現代數百年來,全世界人民引進和使用的生活用品,是從公元六世紀到十六世紀之間一千年中的發明創造﹐是勤勞勇敢的穆斯林為他們的生活開發的新事物﹐是對人類社會文明與進步所做出的巨大貢獻。
  在人文文化創造方面,《一千零一夜》最具有代表性,它生動地描繪了中世紀阿拉伯帝國的社會生活,故事情節色彩斑斕、形象逼真,是一幅瑰麗多姿的歷史畫卷,是一部膾炙人口的文學名著。因為有引人入勝的故事,流暢通俗的語言,奇妙生動的想象,愛憎鮮明的態度,執著理想的追求,吸引著一代又一代的讀者。在它出版至今的二百多年中,幾乎傳遍了全世界。它的許多故事具有強烈的藝術魅力,因而始終為各國人民所喜愛,不愧是世界文學寶庫中一顆璀璨的明珠。
  在古代,傳遞和保留有關知識的書籍被阿拉伯人看作是真正有財富的人。據說,公元11世紀時,有個醫生宣稱他圖書館中的藏書,需要400頭駱駝才能搬動。另一個酷愛讀書的藏書家,死后留下了600箱書,每箱都需要兩個人才能抬得起。
  歷史上,阿拉伯的國王還把王子們送到君士坦丁堡及其它希臘人聚居的城市,以獲得各種希臘書籍,尤其是醫學書和教學書。就像基督教徒們努力探索以使亞里士多德能夠與基督教的教義統一起來一樣,阿拉伯人也在力圖嘗試使古希臘的哲學能夠與《古蘭經》協調一致。
  阿拉伯人并不只是單純地收集古老的理論,在他們中間,同樣地產生了一些達到中世紀醫學頂峰的非常著名的學者。其中最有名的是臘澤斯、阿維森納和阿維羅伊。他們的著作被譯成了拉丁文,并且成了歐洲各大學科學研究的基礎。
  巴格達的“智慧之館”翻譯了《舊約全書》以及希波克拉底、歐幾里德、托勒密、柏拉圖、亞里士多德、底奧斯可里底斯和蓋侖的許多著作。在科學和數學上應用的許多詞匯,如煉金術、代數學、阿拉伯數字、算法、乙醇、最低點等等,也都是從阿拉伯語中衍生出來。
  阿拉伯世界對于藝術有獨特的追求,在《古蘭經》中處處可見,藝術與《古蘭經》融為一體。藝術使真主無尚崇高、完美無瑕,而真主又讓藝術熠熠生輝。
  建筑是伊斯蘭文化的又一枝藝術奇葩,無論是清真寺、宮殿、陵墓、民居等等都流光溢彩、無比輝煌,給人以精神上的強大吸引力、神秘感與神圣感?梢哉f,阿拉伯的藝術家們在廣泛汲取教堂建筑藝術風格的基礎上,創造了世界上獨具特色的伊斯蘭建筑藝術。
  如今,阿拉伯人民正以他們的智慧和勤勞書寫著新的歷史篇章,尤其一批居住在海外的阿拉伯科學家正在貢獻著自己的智慧,為阿拉伯世界科學、文化、藝術再度昌盛做出新努力。本次阿拉伯海外科學家大會,旨在為未來阿拉伯世界科學技術發展戰略做新的謀劃,當是一個新的里程碑。
  我是來自中國的人文文化科學學者,曾參與過中國政府及相關組織的科學技術發展戰略規劃研究,也在中國文化藝術部門從事科研工作,也到西方發達國家學習和做學術交流。當我得知被邀請參加此次會議,很是激動,一是有機會向阿拉伯科學家學習,二是可以直接與多國的科學家進行交流。當然,我也愿意利用這樣的機會對阿拉伯世界科學技術發展戰略提出自己的想法與建議。
  第一,科學發展的歷史告訴我們:科學從來都與藝術、哲學、宗教有著十分密切的聯系?茖W不僅是人們把知識運用到技術、工程、企業、管理等方面上,而且也需要運用到人文關懷的諸多方面上。因此,科學技術需要來自哲學、藝術、信仰、審美所給予的文化底蘊。那么,科學技術發展戰略規劃當然要有多維的視野,其中應當包括哲學、藝術、宗教等社會文化條件的規劃與投入。
  第二,科學發現、技術發明得益于人的創造思維和創新能力,而創造思維和創新能力的培養,有賴于良好的教育體系與合理的知識結構,以及兼容并蓄人類一切優秀文明成果的能力。因此,教育體系的設置和知識結構的開放性應成為發展戰略規劃的重要組成部分。
  第三,當今,科學技術發展速度之快,是以往歷史上任何一個時期都不能與之相比的?茖W與技術的外部關系更微妙,科學與技術內部的關系更復雜,科學、技術與社會文化的相互影響更直接。因而科學技術發展規劃應加強科學技術與社會文化經濟相互關系的研究。
  第四,科學發展的歷史表明,在科學、技術大變革的時期,沒有對科學、技術基礎的哲學分析,科學技術的進一步發展很難實現。所以一個民族深刻的理論思維和科學家的哲學素養,其作用對國家戰略影響重大。
  許多經驗表明:沒有科技,不能強國;沒有教育,就沒有未來;沒有文化,足以亡國。

  文若有任何不當之處,敬請包涵與寬容,并予以指正。謝謝!

                                                  點擊瀏覽更多圖片………

 


 
中國藝術研究院 中國文化研究所 版權所有

電話(TEL):86-10-64813408  64813409  傳真(FAX):86-10-64813408

地址:北京朝陽區惠新北里甲1號·中國文化研究所   郵編:100029
广东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