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71zln"></var><var id="71zln"><video id="71zln"><thead id="71zln"></thead></video></var>
<menuitem id="71zln"></menuitem>
<ins id="71zln"></ins>
<var id="71zln"><dl id="71zln"><listing id="71zln"></listing></dl></var><var id="71zln"></var>
<menuitem id="71zln"></menuitem>
<cite id="71zln"><strike id="71zln"><thead id="71zln"></thead></strike></cite>
<var id="71zln"></var>
<var id="71zln"></var>

歡迎進入中國休閑研究網站

You Are Welcome to the Website of Chinese Leisure Studies

 
用有形之物衡量“幸!毕袷恰爱嬶灣漯嚒

——答“《中國國家地理》雜志四問”

 

馬惠娣
中國藝術研究院休閑研究中心

  時下,討論“幸福感”很時髦。不僅報刊雜志電視廣播,而且還有專門課題研究。本次“稿約”① 就是在這個背景下,讓人感到有從眾之嫌。
  其實,我始終認為“幸福感”是很難把握的一種感覺和意識。盡管人們從心理學、實驗經濟學、快樂經濟學、民生、小康等多視角來挖掘它。
  幸福否?完全是個人感受,主觀性很強。比如:“您認為哪些主要因素(如科學技術、宗教信仰、富有等)會讓一個社會的大多數人感到幸福?”這個問題看似容易,回答卻難,至少我不知如何作答。誰也不否認我們現在的日子要比過去好不知多少倍,可是人們普遍沒什么幸福感。我同樣也可以說,雖然我什么都沒有,但是我能以欣然之態做心愛之事,因此我比誰都幸福。
  “上海人與西藏人相比,您認為誰的生活更幸福?”這個問題很愚蠢,因為沒有可比性。我的回答是他們都很幸福。
  “你本人最希望生活在中國的什么地方?過一種什么樣的生活?”我看10億人,得有8億個答案(主要是人太多了,不然會有10億個答案)。我的回答是,享受簡單生活,大多時間蟄居于北京,另有五分之一時間在國外,再有五分之一時間在國內的其他地方。能思考、能寫作、能做有益的事。
用  有形之物做標準,衡量“幸福感”像是畫餅充饑,既是徒勞,也是對“幸!钡溺栉!靶腋!痹竞苜|樸、很簡單,那就是在你的人性中充滿仁慈與博愛,在你的生活中不被形形色色的物欲所羈絆,在你社會化的進程中學會合作與肩擔道義,在你的閑暇時間中學會獨處、思考與欣賞。
  別以為擁有了經濟實力,人的幸福指數就提高,人們就有能力談論幸福,其實這是我們對幸福的淺薄理解。人,作為一種高級動物,最重要的是他必須有精神生活——身心都是自由的,能思考反省,有信仰,有責任心,知恩圖報、助人為樂等等。所有的個體都擁有了這些品質,幸福就會充溢每個人的心間。
  倒是梭羅鼓勵人們過簡單生活,讓人們騰出時間來品味人生的問題,引起我的共鳴。因為簡單,讓生命和諧,讓人性平實,讓心靈歡快與自由。想明白“鷦鷯巢于森林,不過一枝;鼴鼠飲河,不過滿腹”的道理,誰還去追求那種繁贅和奢華的生活與“事業”。簡單生活當然是一種健康且符合人類持續發展的生活方式,今天不選擇,明天你也得選擇,否則人類就行將毀滅。但是,當人們在大富大貴的“幸福感”標準的衡量下,還有多少人能明白這樣的道理呢?
  幸福來自哪里?讀了下面的文字,但愿你能發現答案。
  古希臘時期,傳說犬儒主義的代表人物第歐根尼曾要求亞歷山大大帝閃到一邊,別擋住他的陽光。斯多葛主義認為順應于自然規律的生活,才是最好的生活。財富都是身外之物,無論貧富,人人都可以過一種愉快而道德的生活。富有可以使人去做善行:幫助他人,或支持公益事業。除此之外,金錢沒有任何價值;酵降睦砟钍,財富及其獲得勞動過程本身不是惡的,但是財富卻會誘惑人,你會因被誘惑而忘記伺奉上帝。
  在古代中國,孔子強調“于此無常之世,有帽一頂,飯一缽足矣!鼻f子則認為,擁有日月山河,花草樹木,鳥獸魚蟲,皆朋之友之訴之求之,隨時隨地與它們說話,和它們逗趣。
  兩千多年前東、西方的先賢圣人們說了同樣的感受。今人談論“幸!辈煌麄儾攀。

 

(2008/1/18完稿,1/21又修改)


關于“生活方式”的探討
  在“新天府”的評選過程中,我們對于“天府”的認識也不斷地在深入。我們認為,能夠成為“天府”的地方不僅應該自然條件優越,物產豐富,從天府的深層含義來講,生活在天府中的人是否有 “幸福感”,是否有一種發自內心的愉悅,無疑也是一個重要的指標,因為說到底,“天府”是與生活在其中的人息息相關的。如果說,自然條件等客觀存在的或者能夠量化的指標是評選“新天府”的硬件,是天府的“外殼”;那么人的生活方式、人是否感覺到幸福等屬于主觀感受的東西則是衡量“新天府”的軟件,是天府的“內核”。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那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幸福感”,才是天府最核心的東西。在紛紜復雜的紅塵中,我們很少能夠有時間停下奔波的腳步,問問自己,人應該過一種怎樣的生活?借著新天府的評選,我們請來了一些人文領域的專家學者,一起來探討一下天府中最深層次的一些問題。
  1、評選新天府不僅要選一些自然條件優越的地方,在很大程度上,它還涉及到生活在其中的人的幸福感。那么您認為哪些主要因素(如科學技術、宗教信仰、富有等)會讓一個社會的大多數人感到幸福?
  2、在我們評選新天府的諸多條件中,很重要的一條就是人與自然的和諧相處。像北京和上海這樣的大都市,也許談不上人與自然的和諧,可很多人還是寧愿紛紛投奔到這些擁擠的都市里生活,而不是選擇“天府之地”,為什么會是這樣?上海人與西藏人相比,您認為誰的生活更幸福?
  3、在現代化程度最高的美國生活著十幾萬人阿米什人,阿米什人是基督新教再洗禮派門諾會信徒,以拒絕汽車及電力等現代設施,過著簡樸的生活而聞名。19世紀,美國作家梭羅在瓦爾登湖畔生活了兩年多,他試圖鼓勵人們要簡化生活,將時間騰出來來深入生命,品味人生。您認為梭羅和阿米什人的這種簡單生活方式適合當今社會的大多數人嗎?
  4、如果有可能,你本人最希望生活在中國的什么地方?過一種什么樣的生活?

 


 
中國藝術研究院 中國文化研究所 版權所有

電話(TEL):86-10-64813408  64813409  傳真(FAX):86-10-64813408

地址:北京朝陽區惠新北里甲1號·中國文化研究所   郵編:100029
广东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