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71zln"></var><var id="71zln"><video id="71zln"><thead id="71zln"></thead></video></var>
<menuitem id="71zln"></menuitem>
<ins id="71zln"></ins>
<var id="71zln"><dl id="71zln"><listing id="71zln"></listing></dl></var><var id="71zln"></var>
<menuitem id="71zln"></menuitem>
<cite id="71zln"><strike id="71zln"><thead id="71zln"></thead></strike></cite>
<var id="71zln"></var>
<var id="71zln"></var>

歡迎進入中國休閑研究網站

You Are Welcome to the Website of Chinese Leisure Studies

 

多管“閑事”的于光遠

馬惠娣

  于光遠,這十幾年來有關“閑”的事可沒少管。大至作為社會規律的“閑”,小至黎民百姓的休閑生活。為此寫書、發文章,主編翻譯西方著作。
  1996年他寫了一篇“論普遍有閑的社會”,把“閑”的辯證法闡釋得淋漓盡致。他認為:“閑”是最大最大的字眼,可與社會生產力聯系起來;與成為科學家、藝術家、哲學家聯系起來!伴e”也是最小最小的字眼,可以閑逛、閑言碎語、無事生非、無所事事、碌碌無為等等。他說:看不起“閑”,實際上也是對生命的不珍重。

  前年他因小中風住院了,而且長達一年的時間。由此,他的左側肢體不那么靈份了,右手也笨拙了許多?墒撬麑Α伴e”的事卻始終掛記在心。這可從他近兩年來所做的“閑事”中窺見一斑。

   2006年5月16日,他破題寫作《休閑.游戲.麻將》之后的三個月便住進了醫院。為了能使寫作工作順利進行,他把一些書和資料都帶到了病房,而每天讀報從不間斷。與休閑相關的資料他會留下來。每次我來時會讓我看,我便與他討論寫作中遇到的問題。他說,“閑”可不是一個小事,處理不好與己、與家庭、與社會都不利。他在給這本書所寫的“序”中說:“閑暇時間多了,我們干什么?這是時代的大課題!彼說為什么要寫這本書,是因為,現在的大多數人越來越遠離休閑與游戲,尤其孩子們玩的時間太少,人們對玩的品類選擇也很有限。對此“我有責任發表見解”。

  2007年3月14日,他躺在病床上建議我主編一本“休閑研究”的雜志,最好是圖文并茂,體現人文性、知識性、趣味性,文風和內容最好活潑一點、輕松一點、悠閑一點。除了必要的論文外,還可以開辟“域外采風”、“休閑趣事”、“風景線”、“幽默故事”等方面的欄目。出游游記、大家的休閑生活、名人專訪等等都可以反映進來。他還說:我可以幫你設計欄目,我幫你邀請一些人寫他們的休閑生活。我和龔育之都是你先寫的對象……。

   《對話》一書中的許多思想來自平時他的靈感,來自他對許多問題的思索。比如,他對現在“填鴨式”的教育憂心忡忡,對孩子們沒有時間玩憂心忡忡,他認為這些做法是對教育規律的扭曲,是對人的天性的扭曲,是對未來不負責任。再比如,他對休閑產業缺乏創新而焦慮,他說這與我們的教育方法、與缺少創造的基本要素有關系。

  人們抱怨好萊塢的大片《熊貓功夫》拿中國文化元素說故事,吸足了中國人的眼球,賺足了中國人的錢。有人甚至提出美國“侵權”問題?墒俏覀円此家幌,為什么我們自己擁有的文化資源,自己卻利用和創造不出來?這其中的原因很多,諸如,缺少從容的心態,缺少“多聞數窮,不若守中”的智慧,而大多情況下是急功近利,所以只能總是“望洋興嘆”。

   2007年12月9日,我到他家里剛剛坐定,他便若有所思地對我說:今天是一二·九運動72周年,我想起了當年青年的作為,他們是社會的中堅力量。因此我特別關注當代青年知識分子的身體狀況,他們今天仍然是社會的中堅力量。他們有熱情但各方面的壓力也很大,可是他們中的很多人不注意平日的體育鍛煉。這個現象全社會的人都應關注,小馬你要特別關注!

   2008年7月9日傍晚,我接到于老親自打來的電話,病后出院的他不再那么“伶牙俐齒”,吐字有點不清,但我清楚地聽到了他在電話那端說的話:“小馬,我在我家的附近公園看到了北京平民的休閑生活。你明天帶相機來看看!

  第二天一大早他又親自打來電話,囑我不要忘了下午3點半到他的家里!毕挛绲剿依锏臅r候,他已整裝待發。護工小張推著坐在輪椅上的于老我們就上路了。于老的家距“公園”有十分鐘的路程,穿過一條街就到了。

于光遠080710考察社區休閑生活

于光遠080710在社區

  這是一個坐落在居民區中的社區活動中心,面積不很大,內設一些體育器材,如乒乓球臺、健身器具等,還有長椅座凳、一個遮陽的空間。我們到來時,已有好多人在這里消遣納涼、體育健身、打乒乓球、打撲克牌、下棋。在這里消遣的人以中老年和孩子們為主。于老興致勃勃地在一旁觀看。

于光遠080710在社區體驗大眾休閑生活于光遠080710在社區休閑活動中心

  回來的路上,離“社區活動中心”不遠處,是一塊未被清理的拆遷遺址,里邊雜草叢生、垃圾遍地,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既不雅觀,也妨礙周圍居民生活。師母指著這塊地方說,“光遠幾次打算給北京市委書記劉淇寫信,希望他能重視這件事情,并盡快處理好。每天都在磨叨這件事……”
  返回他的家,他再次囑我說,“老百姓的休閑生活是民生生活中的重要組成部分,你多投入一點時間做做調查研究,問問他們每天的時間都是怎樣安排的。我在這里能經?吹侥莻梳長辮子的女同志在這里打乒乓球,具體情況怎樣,做做個案調查。寫一篇‘北京平民的休閑生活’的文章。平民是社會中的大多數人群,除了疾苦問題,也有休閑生活問題!鄙詢A說:“我累了,你走吧!下次再來體驗平民休閑生活吧!
  這位年逾93周歲的老人,一輩子都在思索與寫作中度過。如今,盡管口、腿與手的功能都出現了退化跡象,但他的智慧依然在不停地閃現?磥怼伴e”的事他還要管下去。


馬惠娣

2008年7月11日

 


 
中國藝術研究院 中國文化研究所 版權所有

電話(TEL):86-10-64813408  64813409  傳真(FAX):86-10-64813408

地址:北京朝陽區惠新北里甲1號·中國文化研究所   郵編:100029
广东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