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71zln"></var><var id="71zln"><video id="71zln"><thead id="71zln"></thead></video></var>
<menuitem id="71zln"></menuitem>
<ins id="71zln"></ins>
<var id="71zln"><dl id="71zln"><listing id="71zln"></listing></dl></var><var id="71zln"></var>
<menuitem id="71zln"></menuitem>
<cite id="71zln"><strike id="71zln"><thead id="71zln"></thead></strike></cite>
<var id="71zln"></var>
<var id="71zln"></var>

歡迎進入中國休閑研究網站

You Are Welcome to the Website of Chinese Leisure Studies

 

于光遠近日應“北京朝陽門建門750年”邀請
題寫“緬懷我家在史家胡同的四十余年的幸福生活”

 

  于光遠自2006年患小中風,他的左側肢體的靈活性受到了影響。老人家毅力不同尋常,堅持鍛煉,堅持多年養成的生活方式——無日不思、無日不寫。雖然寫與說的速度都減慢了,聽力也越來越不濟了,可是對事務的思考和回憶還是挺迅捷。
  每次去他家,他都是伏案工作,或整理資料、或閱讀報紙、或在書寫。但是據師母講,于老的精力明顯不如以前了,主要工作都在上午做,下午做的時間較短,而晚上則需要早早地休息。與他人的對話交流越發地困難,主要是他的聽力所致。即使是在這種情況下,2008年他還出版了兩冊新書:一本是《于光遠改革論集》(“中國改革開放30周年建言獻策經濟學家論叢”之一),另一本是《于光遠馬惠娣十年對話——關于休閑學研究的基本問題》。當然,這兩部書稿的主要工作是在前些年積累的。



   這幾年隨著他的年齡進入九旬和身體的每況愈下,“坐輪椅、走天下”開始成為奢望,而他老人家卻開始了“坐輪椅、走社區”,進而思索北京市民的休閑生活。幾次要我隨他到他居住的社區考察了解平民的休閑生活方式,并希望我理論聯系實際,不僅做一般的、抽象的思辨,也要去做特殊的、具體的研究。每次去社區,他的觀察都很仔細。他注意到一位梳長辮子的中年女性經常在這里打乒乓球。他囑我找這位女同志了解一下,她是否下崗了?還有什么業余愛好?閑暇時間都怎么分配等等。


  這不,前些日子,北京朝陽門建門750年,史家胡同社區邀他為此活動題字一幅,他端端正正地書寫了“緬懷我家在史家胡同的四十余年的幸福生活”。字,依然蒼勁、雋永,不看實物(見圖)令人難以置信。短短19個字,我們不僅讀出了他對以往幸福生活的眷顧、對家人的感激,也讀出了他對舊居所的懷念,更讀出了這位老人對生活一貫熱愛的情結。


  多年前,他曾對任仲夷的問候回了這樣一句話:“身體變好不大可能,只能是每況愈下,這符合自然規律,但精神仍需天天向上”。如今的于老已整整九旬有四,的確身體不那么好,可是精神繼續在攀升。
今天中國休閑哲學專業委員會召開工作會議, 他得知后堅持出席會議, 他希望與大家見見面。無奈天公不做美,今天是大風降溫后回暖的第一天,氣溫不僅低,而且風很大。我們與師母都勸阻了他。

  祝福于老!


(馬惠娣) 
2009年4月15日 


 
中國藝術研究院 中國文化研究所 版權所有

電話(TEL):86-10-64813408  64813409  傳真(FAX):86-10-64813408

地址:北京朝陽區惠新北里甲1號·中國文化研究所   郵編:100029
广东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