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71zln"></var><var id="71zln"><video id="71zln"><thead id="71zln"></thead></video></var>
<menuitem id="71zln"></menuitem>
<ins id="71zln"></ins>
<var id="71zln"><dl id="71zln"><listing id="71zln"></listing></dl></var><var id="71zln"></var>
<menuitem id="71zln"></menuitem>
<cite id="71zln"><strike id="71zln"><thead id="71zln"></thead></strike></cite>
<var id="71zln"></var>
<var id="71zln"></var>

歡迎進入中國休閑研究網站

You Are Welcome to the Website of Chinese Leisure Studies

 

2012年預言:未來中的現實

——電影《2012》觀后感言
馬惠娣
2009年11月20日

  美國好萊塢大片《2012》正席卷世界、震撼地球。這是一部展現人類末日來臨的宏大災難片:由于地球大陸板塊碰撞、兩極移位——導致山崩地列、海浪滔天、洪水泛濫、強震頻仍——一座座城市在瞬間消失——包括一切人類科學技術偉大的創造物——盧浮宮、白宮、布達拉宮、自由女神、埃菲爾鐵塔等等先后遭到滅頂之災。
  11月18日下午我走進了王府井新東安市場六樓的數字影院,觀看了這部震撼人心的電影。
  劇場內寬大的銀幕、高保真的音響效果、逼真的畫面,強大的視覺與聽覺的沖擊力,讓觀眾如同身臨其境。難怪買票時,被售票小姐問了一句:“有心臟病、高血壓嗎?”
  我是個膽小之人,恐怖片、兇殺片、戰爭片從來不看,不是心臟和血壓受不了,而是這類影片的確恐怖與無聊(尤其中國所謂的“大片”。)
  據說《2012》也被定為“恐怖片”。我看電影時坐在旁邊的是一對年輕情侶,女孩子一直依偎在男青年的懷中,男青年不時地低下頭向女孩喃喃地說著什么。顯然,女孩子被嚇著了。
  然而,我——不但沒有絲毫的恐懼,反而十分泰然且淡定地看完了影片,并深深被影片中“偉大人性之美”所感動——
  影片中,美國總統面對災情的匯報和科學家所提供的逃生機會,他毅然決然地說,“一個年輕科學家的生命要比20個老政客重要”,他命令青年科學家趕緊上“方舟”。最終,總統為了與他的國民同生死、共患難,放棄了逃生的機會而殉職于災難現場。
  那位被科幻作家杰克遜(影片男主角)稱為“瘋子”的預言家,不遺余力地用無線電臺發布消息,試圖讓更多的人逃離災難的現場。即使他預知火山噴發馬上來臨時,他仍義無反顧地站在高山之巔發出最后的消息。面對死神他之坦然,震撼人心。
  劇中那位始終懷抱小狗逃向“方舟”的年輕婦人,慌亂中與小狗失散,登上了方舟的婦人在甲板的一側,置生死于不顧衷情地等待小狗的到來。其畫面令人動容。
  西藏小僧人一家在逃生的路上,小僧人的奶奶聽到杰克遜一家的求助,當機立斷要孫子把車停下來,并把所有人都帶上了方舟。這位藏人奶奶說:“中國人、外國人都是世界中的一員,都有權利生存下來!
  面對世界末日,喜馬拉雅的高僧泰然處之,依然與弟子品茗論茶,且從容敲響寺廟中的大鐘。淡定而安詳。
  影片中的男主角們,諸如:科幻作家(杰克遜)、青年科學家(名字?)、杰克遜前妻的男友、等等,面對大難臨頭,都從容不迫,在生與死的對弈中,以堅毅、果敢、無私、奉獻、犧牲,以及友情、愛情、親情,譜寫了生命的贊歌,彰顯了偉大的人性之美。

  在大災難中(盡管是故事),我極其灑脫而平靜地接受了這一現實。也許有人會問我:你何以如此?
  讓我告訴您——
  從20世紀80年代起,我就漸漸地變成了一個地球上的“悲觀主義者”,我曾設想人類未來的某一日就是這樣地結束了,可以說,想象的畫面與《2012》中的畫面完全一致。因此,我在看電影的過程中,甚至產生了某種快感——原罪意識的釋放、精神的解脫。
  相形見絀地是,我對人性的判斷也是悲觀的。
  然而,這部電影的導演羅蘭·艾默里奇卻化腐朽為神奇,他看到了人性中的美,而且偉大。并在這樣特定的背景中提煉人性、升華人性。災難反倒那么渺小,那么無力。
   羅蘭·艾默里奇曾對采訪他的記者說:“我們最大的恐懼和虛無感,不是來自面對自然的不可知,也不全是關于對地震海嘯的想象。事實上,對我們產生威脅的是我們面對人類社會異化、政治國家失控所產生的荒誕感”。這話說得多么的好,又多么的深刻。
  這就提出了一個問題:真正令人恐懼的是什么?需要拯救的又是什么?羅蘭·艾默里奇以電影敘事的方式給出了災難片中以外的東西讓人思索,他還希望,這部影片在某種程度上給人們的日常生活帶來一些改變。這是多么偉大的導演!

  我還想說明,我的“悲觀主義”情結的來源。
  事實上,很多人影響了我,我也堅定不移地接受了他們的思想。諸如:尼采、馬克思、胡塞爾、海德格爾、弗洛姆、馬爾庫塞、哈貝馬斯等等。從20世紀80年代起,在我接觸、參與眾多的科學、技術與社會關系的討論中,我研讀了《寂靜的春天》、《小的是美好的》、《增長的極限》、《未來100年》、《大趨勢》等等書籍,并強烈地影響了我。
  恩格斯在《自然辯證法》一書中那段警告詞:“不要過分陶醉于我們對自然界的勝利。對于每一次這樣的勝利,自然界都報復了我們”。恩格斯還列舉了人類社會發展史上許多例子來說明這一點。例如:美索不達米亞、希臘、小亞細亞以及其他各地居民,為了想獲得耕地把森林都砍光了。但是他們夢想不到,這些地方竟因此成為荒蕪不毛之地,因為他們使這些地方失去了森林,也失去了積聚和貯存水分的中心。阿爾卑斯山的意大利人,在山南砍光了森林。他們沒有料到,這樣一來,他們也摧毀了高山畜牧業的基礎。他們更沒有預料到,這樣做的結果竟使山泉在一年中的大部分時間枯竭,而在雨季竟使兇猛的洪水傾瀉到平原上。為此,恩格斯得出結論說:人類的“每一次勝利,在第一步都確實取得了我們預期的結果,但是在第二步和第三步卻有了完全不同的、出乎意料的影響”。
  我從1979年開始學習《自然辯證法》,至今整整30個年頭,這段話深深地烙在了我的思想中。
  這樣的思想強烈地吸引了我、影響了我,不僅在學科方向上選擇了自然辯證法,而且得以在休閑學中獲得歸宿。其實,我所想象的世界末日之情景,早已被思想大家們論及到了。
  去年,金融危機來臨之時,我想,這是對人類發展動機與目的的一種警告——放慢人類發展的步伐吧!我總是在內心這樣祈求人類。
  我都想好了文章的題目:“金融危機與增長的極限”。文章沒有寫出來,有多種原因,但我知道我是逆潮流而動,極不合時宜。但是所有的想法都在我的休閑研究文章中有所體現——人類需要共同的精神家園——在休閑中聆聽來自自然和人類心靈的聲音,因此人類才能擁有頭上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律。
  “地球并非人類所有,人類卻是屬于地球”,《2012》揭示了人類與地球的關系,也暗喻人性的偉大,雖然人類不是地球上唯一的高等生物,但是人類能在災難面前,完成靈魂的凈化與升華,成為宇宙中真正的高級生命。從這個意義上講,人類仍有可能暫時存在于地球。

  據網上資料介紹:“瑪雅人在一個久遠的年代,令人難以置信地預見到了今天人類社會所要發生的事情。這就是瑪雅圣歷“卓金歷”中所描述的有關“大周期”的預言!按笾芷凇敝傅氖,時間從公元前3113年起到公元2012年止這段歷史時期中,運動著的地球以及太陽系正通過一束來自銀河核心的銀河射線。這束射線的橫截面直徑為5125地球年。當我們的地球走出銀河射線的范圍后,整個太陽系將進入“同化銀河系”的新階段。
  從公元1992年起,人類已經進入了“地球更新期”。在這一個時期中,所有敗壞的生命和萬物都必須更新。地球的一切必須凈化,人類變異的道德觀念也必須歸正。只有人心歸正,重德行善,萬物才能更新。這是一個重要的時期,瑪雅人也把這個時期叫做“地球凈化期”地球上的萬事萬物都要得到凈化。一切變異的、扭曲的、骯臟的、邪惡的因素都必須被淘汰。地球上的每一個細胞,包括人類都將經歷一個這樣的過程。無所不包,無所遺漏。這是宇宙天體的生存規律,無可抗拒!
  當代科學家說:人類滅亡有五種可能場景,包括行星撞擊、氣候災難、核戰爭、瘟疫、未知事件(人口過剩、糧食危機、危險的新技術)等。世界末日不可能在2012年到來,但總有一天會到來。據天文學家估計,在大約50億到80億年內,太陽最終把氫燃燒成氦,然后膨脹為一個比現在大數百倍的巨大紅色物體,致使地球走向毀滅。即使地球逃脫了被毀滅的厄運,其大氣層和海洋也將被氣化。與那一時刻相比,人類的歷史很短暫,只有20萬年。但無論如何,人類活到真正的世界末日來臨的可能性極。⊿ee The End of the World, by Joshua Keating, Nov, 13, 2009, Foreign Policy)。
  瑪雅人所預言的2012年,不論真假,卻是真理。這符合自然發展的邏輯與規律。我相信這一預言終將有一日到來。
  據說,在美國有許多觀眾信以為真,給美國宇航局天體生物學研究所發來信件,質疑政府沒有將知情權告知公眾。也有人說,這不過是好萊塢又一個商業噱頭。還有人說,這是電影的娛樂功能和手段。更有人說,這是迷信和騙局。中國人說,影片中融入的“中國元素”,意味著中國人將有能力拯救地球……。
  對這些說法,我感到非常遺憾,因為《2012》看似在述說一個聳人聽聞的大災難,實則在說:人類只有善待地球,才能延遲末日的來臨。何時來臨,取決于人類自己。正如電影中的那句臺詞:“《圣經》和《易經》已告知我們人類了!
  至于影片中的“中國元素”,您千萬別當真!

 


 
中國藝術研究院 中國文化研究所 版權所有

電話(TEL):86-10-64813408  64813409  傳真(FAX):86-10-64813408

地址:北京朝陽區惠新北里甲1號·中國文化研究所   郵編:100029

 

广东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