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71zln"></var><var id="71zln"><video id="71zln"><thead id="71zln"></thead></video></var>
<menuitem id="71zln"></menuitem>
<ins id="71zln"></ins>
<var id="71zln"><dl id="71zln"><listing id="71zln"></listing></dl></var><var id="71zln"></var>
<menuitem id="71zln"></menuitem>
<cite id="71zln"><strike id="71zln"><thead id="71zln"></thead></strike></cite>
<var id="71zln"></var>
<var id="71zln"></var>

歡迎進入中國休閑研究網站

You Are Welcome to the Website of Chinese Leisure Studies

 

范曾先生載譽歸來

——范曾:總統讓西方聽到范曾

 

【歐洲時報網】9月9日,法國總統薩科齊在總統府向中國書畫大師范曾頒授“法蘭西榮譽軍團騎士勛章”,以表彰其在藝術上的成就,以及在中法文化交流領域的杰出貢獻。范曾先生在儀式上發表了獲獎感言,今全文刊登如下,以饗讀者。

法國總統薩科齊向范曾先生授予法蘭西榮譽軍團騎士勛章

法國總統薩科齊向范曾先生授予法蘭西榮譽軍團騎士勛章

尊敬的總統閣下,
夫人,
女士們、先生們:
  在輝煌的愛麗舍宮,我接受薩科齊總統親授的榮譽軍團騎士勛章的崇高榮譽,在此我謹代表我和我的夫人表示深摯而誠懇的謝意。在總統閣下訪華期間,我和我的夫人曾榮幸地與總統閣下和夫人在中國皇帝的宮殿中相見,今天,在法蘭西最重要的宮殿中,再次見到總統閣下,我感到十分欣慰和高興。
  我還高興地看到,孔泉大使也欣然前來,這充分表明我的祖國對此盛事的重視,我一并深表感謝。
  九月九日是個吉祥的好日子,在這惠風和暢的時刻,我愿先自報家門。我是畫家和詩人,由于愛天馬行空地思索,世以哲人論我者亦所在多有,著述有近百部藏于中國國家圖書館。40歲名披東方, 72歲由于總統先生的授勛西方聽到了“范曾”二字。
  我很幸運,因為我出身于中國一個文化世家,有450年、十三代詩文的傳承,這在中國為僅有,在世界亦所未聞,十三代留下的八千多首詩和兩千多篇文章,和其它文學作品不可一一勝數,蔚為中國古代文化所孕育的奇跡。這些著作已匯為廿一本的巨帙。三年前當時駐法大使趙進軍先生與我贈送這部巨著給密特朗國家圖書館時,館長讓-諾埃爾·讓訥內先生說,這兒是不缺少語言的地方,但我無法用言辭表達我的欽敬和喜悅之情。與此同時,我贈送四百多年前遠祖范國祿的手稿、曾祖范伯子的日記和祖父、父親與我的詩稿給密特朗國家圖書館的手稿部。在那兒我有幸看到了法國文學宗匠雨果《悲慘世界》的手稿。而一百五十年前我的曾祖范伯子先生,在中國詩壇是首屈一指的祭尊,他的地位與雨果、左拉相當。
  兩年前,我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任命為特別顧問,其間我在巴黎的教科文年會上所作的《趨近自然》《回歸古典、回歸自然》、《人類需要:根本善》演講,與會的法國友人和各國代表都會記得那時的熱烈盛況。前年由終身秘書長多德里夫先生率領的法蘭西藝術院的院士們和中國藝術研究院的專家在中國美麗的桂林市,作了為時兩天的交流。我和法國同仁的發言,充滿友好的氣氛,法國院士們的滔滔雄詞,使我獲益匪淺。
  諸位知道,近代以來,中國的知識分子熱烈地歡迎西學東漸,中國的翻譯事業在東方與日本并駕齊驅。尤其在文學、史學和哲學上,中國更遙遙領先。慚愧的是,我的家族只能看翻譯作品,然而從少年時起,我對法國文學的經典如癡如迷,使我幾乎可以背誦其中的段落,并為小說中出現的人物寫出他們的小傳,于是在中國的中央電視臺我曾介紹巴爾扎克、梅里美、左拉、羅曼·羅蘭和美學史家丹納。由于我對莫里哀的崇拜,我以促進中法友誼和中法了解為宗旨,向上海市捐贈了一尊莫里哀銅像。貴國的議會主席阿夸耶先生、前文化部長雅克·朗先生,以及貴國駐華大使蘇和先生,均撥冗親臨了隆重的捐贈儀式。這尊由我捐贈、法國青年雕刻家馬丁先生精心創作的藝術品莫里哀像現陳列于在中國上海所舉辦的世博會內令人目迷心醉的法國館的頂層。
  隨著我對法國歷史文化的了解的不斷加深,我近年來對中法文化思潮的共同點與相異點加以思考。中國在十六世紀出現的大哲王陽明和在法國十七世紀出現的近代理性主義之父笛卡爾,他們在哲學方法論的迥然不同,不妨礙他們在宇宙本體論上的趨同。而我以為未來的人類茍欲安居樂業地共同生活在同一星球,這兩位大哲所倡導的“至善”之思:“為善去惡”和“去偽存真”將是人類的大同的光輝旗幟,于是我寫了一篇題為《一詞圣典:至善——談中法兩位思想往哲:王陽明和笛卡爾》發表,在中國學界認同此說的有不少文章見報。而卓越的翻譯家、密特朗國家圖書館中文部主任裴程先生已譯為法文。
  當然,敬請諸位不要忘記我根本上是一個中國的書畫家。在日本,為外國人建的美術館有箱根的“畢加索美術館”和岡山的“范曾美術館”。我曾在去年的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年會上,舉辦了我的畫展。為了方便法國普通的觀眾,我的部分作品懸掛在馬路邊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總部的墻欄之上。遺憾的是一張畫掛倒了,可見我的作品顛來倒去不失其美,也說明了中法文化有相互了解的必要。也許諸位看到過阿爾貝·米歇爾出版社出版的我的大畫冊《智者與童子》,這是法國翻譯《易經》的夏漢生先生的訪談創構,他優美的文字,使我的書畫因之增色。
  作為一個作家和詩人,我有幸參加中國大學語文課本的出版的有關工作,其中有我寫的法國后期印象派大師《梵高的墳塋》一文(應聲明不是我自選的),我則力薦了法國戴高樂將軍在二戰期間于英國發表的演講,其中有一句話是為曾在同一反法西斯戰壕的中國人特別欣賞的:“法蘭西萬歲!”為了這篇文章,我畫了一幅戴高樂的水墨肖像同時發表,他手持著軍帽,似乎是一種軍人的禮儀。我在中國鄉居時常有法國杰出的人士光臨,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勒克萊奇奧先生、密特朗國家圖書館館長讓-諾埃爾·讓訥內先生、法國總理菲永夫人和大使蘇和先生都曾是我的座上客,而使這古老的詩文世家蓬蓽生輝。
  總統閣下,夫人,女士們,先生們,值此令人激動的時刻,也請允許我贊美貴國燦爛的文化。他以無可爭議的輝煌彪炳于世,法蘭西永遠是藝術家靈感之源。我在巴黎完成了許多重要的繪畫作品,創作了有關中國偉大的哲學家老子與莊子的哲學、藝術思考《老莊心解》。我年輕的朋友、此時正在為諸位翻譯我的致辭的翻譯家董強先生將會將它譯成法文,屆時,希望諸位法國朋友可以與我一起,更好地領悟中華民族燦爛文化的精髓。
  過多的自我贊許會被認為是不雅之舉,不過尊敬的總統先生和夫人、女士們、先生們,我還將告訴諸位我所贈送給法蘭西的無以倫比的禮品,這就是我的一對雙胞胎的孫女,她們已經是法國人,在學校成績名列前茅,我相信她們未來會成為優秀而合格的法國公民。
  我應特別鳴謝:我尊貴的二十多年的法國朋友、戴高樂將軍麾下的戰士沃賽爾先生,他是我榮譽勛位的慈祥的教父。
  再次感謝總統所給我的崇高榮譽,并感謝躬逢其盛的所有嘉賓。


簡介“法國榮譽軍團騎士勛章”


【歐洲時報網】法國榮譽軍團勛章(Légiond'honneur,英文譯作LegionofHonour)是法國政府頒授的最高榮譽騎士團勛章(Chivalricorder),1802年由拿破侖設立以取代舊王朝的封爵制度,是法國政府頒發的最高榮譽。勛章的絲帶是紅色的,于每年的1月(元旦)、4月(復活節)和7月(法國國慶節)進行評選。
法國榮譽勛位共分六個等級
最高等是GrandMa&icirc;tre(GrandMaster),可譯作“大師勛位”;只作為法國國家元首蒞任的象征;
第二等是Grand-Croix(GrandCross),可譯作“大十字勛位”;
第三等是GrandOfficier(GrandOfficer),可譯作“大軍官勛位”;
第四等是Commandeur(Commander),可譯作“高等騎士(司令)勛位”;
第五等是Officier(Officer),可譯作“軍官勛位”;
第六等是Chevalier(Knight),可譯作“騎士勛位”。


 
中國藝術研究院 中國文化研究所 版權所有

電話(TEL):86-10-64813408  64813409  傳真(FAX):86-10-64813408

地址:北京朝陽區惠新北里甲1號·中國文化研究所   郵編:100029

 

广东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