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71zln"></var><var id="71zln"><video id="71zln"><thead id="71zln"></thead></video></var>
<menuitem id="71zln"></menuitem>
<ins id="71zln"></ins>
<var id="71zln"><dl id="71zln"><listing id="71zln"></listing></dl></var><var id="71zln"></var>
<menuitem id="71zln"></menuitem>
<cite id="71zln"><strike id="71zln"><thead id="71zln"></thead></strike></cite>
<var id="71zln"></var>
<var id="71zln"></var>

歡迎進入中國休閑研究網站

You Are Welcome to the Website of Chinese Leisure Studies

糾正對Better City, Better Life的誤讀為時不晚

 

馬惠娣

20101014日)

 

一、“Better City, Better Life”的譯文忽略了什么?

Better City, Better Life 是上海正在舉行的世界博覽會的主題。大會給出的中文譯文是:城市:讓生活更美好。Better City, Better Life,是一個不難翻譯的英文短句,其意:更好的城市,更好的生活。但是本次博覽會的舉辦方卻譯成“城市,讓生活更美好”。因為不較真,大家都這么接受了。但稍一較真,覺得這樣的翻譯其中忽略了什么。

忽略了什么?忽略了“更好城市”這樣的概念,因為不是所有的城市都會讓生活更美好,中國目前許多城市的現狀都證明了這一點。西方城市化進程的歷史也表明,管理不善的城市也將制造罪孽”。許多思想家、作家筆下城市中的貧民窟、底層大眾、血汗工廠”等場景的描寫,真實地記錄了城市中曾經的傷痛。?

將“Better City, Better Life”,譯成“城市,讓生活更美好,顯然有認識上的誤區。誤區在哪里?在于把“城市”等同于“更好的城市”。對于當代人來說, “造城”易如反掌,幾天內城市便拔地而起?墒墙ㄔ臁案玫某鞘小蹦挠羞@么簡單!那可是“千年久釀,甘甜醇厚!

世博會的主題,是翻譯中的失當,是回避什么,還是另有其他用意,不得而知。但是,在中國日益城市化的今天,我們應當突出“更好城市”的理念與意識。的確,亞里士多德說過:人們來到城市是為了生活,人們居住在城市是為了生活得更好。他的思想與更好的城市,更好的生活有異曲同工之妙。因為城市的作用在于提升人。這是人類從始至終極力走向城市、建設城市、夢想城市的內在動機。

有趣的是,在“百度”上點擊“城市,讓城市更好”這個詞時,首先跳出來的是:“城市讓生活更糟”,這是韓寒的演講主題,并有5340000頁面。(本人點擊時間:201010141203)看來,也是對“城市,不能讓生活更好”的切身體會,也是來自城市人對這一主題的質疑。

 

二、什么樣的城市更好?

什么樣的城市更好?或者說城市應朝著什么樣的目標發展?其實這個答案早已明確。眾所周知,城市化起源于18世紀末的英國,花園城是城市規劃的第一個模式,由此奠定了“更好的城市”的基本框架!盎▓@城”的創始者,埃比尼澤·霍華德先生于1908年出版了《明天的花園城》一書,把“花園城”概括為六要素:①人口被嚴格限制;②容易接近綠地,綠地散置在城市的每一個角落;③綠色地帶不得侵占;④產業多樣化;⑤城市設計必須符合土地特征(必須考慮土地的地形、自然斷裂、水系等各種自然條件);⑥全部土地由發展公司掌握。其后霍華德“花園城”理念對世界其他城市學家和城市規劃家們產生了普遍的影響,在北美、歐洲、澳大利亞、巴西、日本等許多國家的新興城市發展計劃中基本上都體現了“花園城”的原則。

霍華德之后,劉易斯·芒福德在繼承霍華德思想的基礎上,進一步發展了花園城模式,提出了生態城市理論,其核心思想是:一個城市的主要功能是為人類交往提供一個舞臺,它是文化和社會關系的象征。芒福德認為,隨著城市人口的增加,先進技術的出現,社會必要勞動時間的減少,人的閑暇時間的增多,于是產生藝術、創作、閱讀等活動,人對城市文化的依賴也就越強烈。

芒福德認為,城市規劃應注意兩個方面的過程:社會化和個人化。社會化是文化的內化,它是一個過程,人依靠這個過程變成社會有機組成部分。只有通過共同的文化,人們才能自我表達和相互理解。一旦社會化形成慣例,人們就能夠實行個人化,即自我表達和自我發展的過程。因此,城市必須為此提供各種設施,如學校、博物館、圖書館、藝術館、歌劇院、運動場、工作室、試驗室、大眾舞廳、小劇場和露天場所等,這些設施促進了人在社會化中被教育的過程。
  請注意,芒福德這里的“生態城市”,不僅是自然生態,也包括人文生態、社會生態。

芒福德還指出:城市應以社區為核心,因此,城市規劃能促進人的交往,有利于生態環境的改善。他反復強調城市規劃的要點是:必須保持低密度。必須限制城市規模。必須生活在自然的、露天的綠色環境中。大多數交往必須保持在一個基本水平,以確保心理健康和社會關系的和諧。家庭作為最重要的初級群體,應成為再發展的焦點。住區是再發展和聚集的主要單位。強調形式的和非形式的教育。車輛交通與步行交通相互隔離等。日后,這些規劃要點成為了世界各國制訂新城市發展規劃時最重要的指導性原則。

1933年,《雅典憲章》在希臘雅典召開的“現代建筑國際會議”上得以誕生,并成為20世紀城市規劃理論和方法的奠基性文件。該《憲章》提出,城市的功能應體現在“人的居住、工作、游息和交通”四大方面。(195110月清華大學營建系翻譯此憲章時用的是游息,現在一般稱為游憩,原翻譯載于《建筑師總第四期》)。把“游憩空間”當成城市規劃重要的原則,亦是衡量城市建設成敗的關鍵要素。

再后來,西方國家新城市發展規劃與設計中廣泛地采用了他們的觀點,并成為戰后美歐等國城市發展的基礎。

二戰”之后,英國的福肖(Forshaw)和阿伯克龍比共同制定了《倫敦郡規劃》和《大倫敦規劃》的規劃設計,其宗旨是:①解決倫敦人口過分集中的問題;②解決交通擁堵問題;③重新分派露天空地;④控制城市無計劃的擴展;⑤合理安排工業用地和發展;⑥減少低標準住房;⑦制止倫敦市的人口繼續增長和工業的擴大。

在北美,花園城郊花園城”基礎上的新的城市規劃模式。直至今日,大部分北美社區發展仍然屬于花園城郊類型。

20世紀70年代,在城市規劃中,又出現了社會文化論和空間決定論等不同的學派,他們對后來西方城市建設都產生了積極影響。把“更好的城市”與“更好的生活”之間的辯證關系演繹的清清楚楚,歷史的緞帶也寫得清清楚楚。

 

三、“更好的城市”離不開鄉村與田園

中國是四大文明古國之一,對于城市的規劃有著悠久的歷史,并形成了獨特的城市文化傳統。古時,不論是黎民百姓還是統治者,對天、地都有深深的敬畏感,因它們賜陽光雨露、播撒五谷百草、養育萬物成長。正是這個價值觀的引導,在古代中國城市中,一般都在有限的范圍內精心營造,并以巧妙的形式溝通左鄰右舍、溝通人與天地之間的天然聯系。

在記載公元前990年到公元前453年歷史的《國語》中,我們可以看到周朝的城市立法:“列樹以表道,立鄙食以守路;國有郊牧,疆有寓望。藪有圃草,囿有林池。所以御災也。其余無非谷土,民無縣耜(SI),野無奧草。不奪農時,不蔑民工。有憂無匱,有逸無罷。國有班事,縣有序民!币馑际钦f:種植行道樹木標志里程,偏遠地區要有旅客餐飲服務站點;城市近郊要有牧場,邊境要建迎賓客棧;洼地里要讓野草叢生,城區里要分布樹林和水池,以備防災;大片土地都種糧食,使農民不會將農具懸掛閑置。衙役不可以耽誤農務,不可以浪費人民勞力;國民優裕無匱乏;有休閑,無過勞;城府的基礎設施井然有序,地方的力役供求得當。短短數語把城市立法中的人與自然、人與人、人與社會、勞作與休閑、城市與農村、工與農的和諧關系詳述其中。

之于現代城市化,“更好的城市”更要依賴于鄉下與田園,因為:

“在現代化進程中保持一個良好的生態環境,以利于持續發展。在城市的周遍地區保持適當比例的綠色產業,諸如:城市農業、觀光農業、休閑農業,以及教育農場、市民農園,以利于工農平衡。在城市化進程中,在高度密集的人工構筑物、鋼筋水泥高塔叢林中,保持適當比例的農田、菜圃、草場、林地和村莊,以求得城市人的寬松、閑適與舒展;以利于自然的物質、能量的循環,保持人的身心平衡。在連續、高速的現代經濟運行中,緊張、激烈的市場競爭,保持一些寧靜、和睦、安詳,以利于動和靜的調節!保ㄒ灾旌駶傻恼撌觯

毋庸置疑,當城市把鄉下與田園剝離出去,那一定不是“更好的城市”。在這個意義上說,“城市,讓生活更美好”有偷換概念之嫌,因為,城市不等于“更好的城市”,不是所有的城市都是更好的城市。“城市是大地的產物。鄉村生活的每一個方面都影響著城市。牧人、樵夫、采礦者的知識通過城市精化為人類歷史中的持久要素:紡織品、奶油、護城河、堤壩、管樂器、車床、金屬、珠寶……最終都成為城市生活的內容!保⒏5吕碚摚

 

四、“更好的城市”在哪里?

“更好的城市”是時間的產物!霸诔鞘兄,時間變成可見的東西。時間結構上的多樣性,使城市避免了單一刻板的管理,避免重復過去的一種韻律而導致未來的單調。通過時間和空間的復雜融合,城市生活就像勞動分工一樣具有了交響曲的特征:各色各樣的人才,各色各樣的樂器,形成了宏偉的效果,無論在音量上還是音色上都是任何單一樂器無法實現的!保⒏5吕碚摚
  城市的歷史告訴我們:一個恢宏的城市輪廓可以迅速地在短期內建造起來,但是一個城市的文化品位、人文精神絕不能在短時期內“顯現”。因此,城市發展不僅依靠經濟邏輯,更源自一種人文的力量。

城市的功能是化力為形,化能量為文化,化死物為活生生的藝術造形,化生物繁衍為社會創新。如果“更好的城市”被誤解為:城市就是拆舊房、建高樓,中間不要樹和草;毀小巷、拓馬路,豪華汽車滿街跑;商務圈、娛樂城,五光十色鬧糟糟;棄歷史、造假的,不倫不類謂“創造”。

如果“更好的城市”被過分渲染為商業氣氛,導致了人的浮躁、功利、自私、勢力、狡詐。

如果一個城市把當代與歷史撕裂得血肉模糊。

那么這個城市離“更好的城市”還遙遠。

“更好的城市”在哪里?其實就應在我們的身邊:既能在街道、樹蔭下、廣場、橋梁、火車站、商場、住宅樓群、大劇院、音樂廳、博物館、圖書館、藝術館等處觸摸到,也能在普通市民的勤勞、智慧、善良、淳樸、誠信、友好、禮貌、愛國、守法的優秀品質中,在人與人、人與自然、人與社會的協調發展的氛圍中,在藝術家打動人心的作品中,在志愿者服務于他人的身影中,在一代又一代傳承給我們的物質的和非物質的文化精神遺產中感受到。

更好的城市,還體現在城市管理者親和力、凝聚力中,體現在“讓利于民”、“藏富于民”、“親民愛民”的服務理念中。

如今,我們在以經濟建設為中心,一心一意提高經濟效益,千方百計賺錢的同時,不要模糊“更好城市”的價值取向,忘卻人類建設城市的自我理想與追求。 不能讓城市被領導者玩弄于“股掌”之上,任憑拍腦袋、獨斷專行;不能把城市當成“政績工程”、“向上爬”的犧牲品;不能搞城市大躍進。

上海世博會即將落幕了,把誤讀的Better City, Better Life 糾正過來為時不晚,因為我們的未來需要更好的城市,需要明白什么是更好的城市,需要了解更好城市的概念和歷史。


 
中國藝術研究院 中國文化研究所 版權所有

電話(TEL):86-10-64813408  64813409  傳真(FAX):86-10-64813408

地址:北京朝陽區惠新北里甲1號·中國文化研究所   郵編:100029

 

广东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