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71zln"></var><var id="71zln"><video id="71zln"><thead id="71zln"></thead></video></var>
<menuitem id="71zln"></menuitem>
<ins id="71zln"></ins>
<var id="71zln"><dl id="71zln"><listing id="71zln"></listing></dl></var><var id="71zln"></var>
<menuitem id="71zln"></menuitem>
<cite id="71zln"><strike id="71zln"><thead id="71zln"></thead></strike></cite>
<var id="71zln"></var>
<var id="71zln"></var>

歡迎進入中國休閑研究網站

You Are Welcome to the Website of Chinese Leisure Studies

 

玩把“文藝氣質”的大仙

馬惠娣

2011310日)

 

 

多年前我認識大仙時,他還擔任《時尚休閑》雜志的主編,有幾次邀我侃休閑。那時他看上去一幅“悶范兒”,我以為他是大智若愚,或是性情內斂。

后來聽說他很牛。他說,“國人當中,能跟他想到一塊兒的人不多,即使表面上想到一塊兒,骨子眼兒里還是岔開了!

看了他的許多作品后,知道他是“靈魂在高處”,卻傲昂著頭,貌似做“精神跪族”,但實際上他是“落花人獨立”。這個世界上難得這股氣質。

他是個天才的寫手,擅長詩文,“不愛寫長文,喜歡寫短語,短而銳的語言,講究語言的爆發力、即戰力和殺傷力!彼f:“能一語中的的時刻,干嘛要磨嘰到十語才中的?那樣還不如回家種地!彼吧瞄L語言的切分和拆分,打碎起承轉合的老套,讓文字直逼核心”。他的文章有靈性,也有痞性,狂傲不羈?此仆媸啦还,聲稱“堅持混,不;臁,他說這樣才能“保持對世界一種聰悟的敏感,才能把各個年代串成一根精神鏈,作用于靈魂的中軸線!彼奈淖、文句是相當地有個性,相當地雷人。

他在不同的季節有不同的“范兒”,諸如:“春天崩潰、天涯頹廢”,常!霸诤诎抵悬c燈”;一到“秋天則思故人”,且是掌著“一盞小桔燈”;而在冬天常常把自己“宅”起來,“玩把文藝氣質”,什么現代派詩歌、古典詩詞、朦朧詩一個不拉。他沒說夏天做什么,可據我的觀察他是神馬行空,與浮云靠得很近。

他自稱:“浮云便是俺”,而且“是一朵浮云小清新,充滿文藝氣質!

大仙是浮云。的確“浮云的心里全是雨”——“云山霧罩、云蒸霞蔚“。浮云心情好的時候常常吟誦“巫山云雨枉斷腸”、“云想衣裳花想容”、“云中誰寄錦書來”等句子,然后想入非非。

但浮云也有“黑云壓城城欲摧”的時候。不知他是否來了一點自卑,感嘆“浮云再多也沒有用啊,‘八千里路云和月’早把它們掃蕩了!

在我看來,大仙骨子里是神馬——天馬行空、獨往獨來、我行我素,正像他的文字風格(自稱大仙文體)。神馬才能接近浮云,大仙自己也稱:“我的小浮云,讓我給你當回神馬可以么?”

 

注:文中加引號的句子,均為大仙用語。

 


 
中國藝術研究院 中國文化研究所 版權所有

電話(TEL):86-10-64813408  64813409  傳真(FAX):86-10-64813408

地址:北京朝陽區惠新北里甲1號·中國文化研究所   郵編:100029

 

广东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