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71zln"></var><var id="71zln"><video id="71zln"><thead id="71zln"></thead></video></var>
<menuitem id="71zln"></menuitem>
<ins id="71zln"></ins>
<var id="71zln"><dl id="71zln"><listing id="71zln"></listing></dl></var><var id="71zln"></var>
<menuitem id="71zln"></menuitem>
<cite id="71zln"><strike id="71zln"><thead id="71zln"></thead></strike></cite>
<var id="71zln"></var>
<var id="71zln"></var>

歡迎進入中國休閑研究網站

You Are Welcome to the Website of Chinese Leisure Studies

 

《尋找中國的休閑:跨越太平洋的交談》

——書序

馬惠娣

20141123

 

宋瑞和戈比教授合作的這本書,以“交談”的方式“尋找中國的休閑”,令人充滿好奇,也充滿期待。兩個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以何種方式“交談”,“談了什么問題”,“談論中有交鋒、有沖突?”,“交談的結局如何”......書本未打開,便一股腦冒出了這些問題。戈比發來郵件要我作序,我欣然允諾。

戈比教授是我的老朋友,1998年我作為第一位受邀的中國學者訪問了他。在他的助力下,我于當年組織翻譯的第一套“西方休閑研究譯叢”五本書得以順利出版。其中有他的兩本專著,及與他人合作的另一本著作。這套“譯叢”很快在中國售罄,并連續再版。很快戈比教授成為新興的中國休閑研究學界的知名學者,此后,他與中國休閑學界也結下了不解之緣。十六年來,他成為中國學者們的良師益友,成為中美文化交流的護花使者。

戈比教授在美國休閑研究領域是受人尊敬的資深教授,他的《21世紀的休閑與休閑產業》、與托馬斯·古德爾合作的《人類文化思想史中的休閑》、與約翰·P·羅賓遜合作的《時間分配的社會學調查與方法》都是他的代表著,對國內外學界影響很大。

他善于科學分析當今世界的各種變化,并把休閑問題始終放在人類未來發展的視角加以觀察與瞭望,形成了他的學術特色,并獨樹一幟于美國休閑研究領域。我始終記得16年前在接受他的邀請時,他發來電子郵件,給我提出若干問題,希望與我討論,諸如:中國老齡化、城市垃圾處理、留守兒童、移民問題、互聯網時代的勞動用工問題等等。當時,我很不解——這些問題與休閑有什么關系?他對中國問題的高瞻遠矚,那個時候,我還不能完全理解。當然,由此可見,他的學術的獨到之處,以及對中國問題早有深遠的思慮與瞭望。這么多年來,他傾心于中國發展進程中休閑問題的研究,傾心于對中國休閑研究的扶助及人才的培養。他的良苦用心在這本書中處處體現。

我與宋瑞也相識十余年,亦是朋友。她多年來做旅游與休閑的交叉研究,近些年一直主編《休閑綠皮書》,在業界學界產生了積極的影響。幾年前獲得國家教育部資助項目前往美國訪學,并師從戈比教授。這本《尋找中國的休閑:跨越太平洋的交談》一書可以看作是她此訪的重要收獲。我想,首先得益于宋瑞的勤奮與刻苦,其次是她良好的英語優勢為這次合作奠定了重要的基礎。

本書為二人合作,卻是在同一主題下各抒己見,在體例上屬“另類”。因為是“交談”——盡顯靈活、輕松——形散而神聚;為“尋找中國的休閑”二人都是縱橫捭闔,不乏真知灼見。

書中,他們共同關注了:休閑與日常生活、休閑與城市、休閑與自由選擇、休閑與承載力、休閑與街道、休閑與環境、休閑與未來等話題。這個內容的設計很符合戈比教授一貫的學術追求和學術風格——在務實中延展戰略思想,而戰略思想卻實實在在地扎根于現實與生活之中。在過去的16年中,戈比教授數十次來中國,多個城市與鄉村都留下了他的足跡,更多地是留下了他對中國人休閑生活方式、休閑與可持續發展、休閑與人文關懷的深切思考。

他在北京、上海、杭州這樣的大城市眼見一座座大樓拔地而起,他憂慮城市居民的游憩空間嚴重不足,因此,他以美國為例,提出“核心性休閑活動”的建設,甚至提供“可移動”休閑服務,比如邀請藝術家到社區表演等形式,不僅豐富市民生活,減少社會沖突,還可以提升政府公共服務的社會形象。他對中國城市居民的休閑生活很感興趣,一次在北京,我帶他到附近的公園,看見很多人在跳交際舞,我們駐足觀看,他也受舞者之邀,與人共舞。他感受到了北京人的熱情、奔放。然后,他對我說,北京作為特大城市,休閑場所不足是可想而知的,但是,民眾因地制宜創造了各種休閑形式,并愉悅了自己的生活,這是很好的休閑方式,以“非正式的市民團體協助解決了休閑制約問題”,“就休閑、娛樂、公園、文化生活、運動和相關領域而言,中國必須創造出自己的變革模式。這種變革模式會讓中國變得更美麗,因為它擴展了閑暇時間人類得到成長和愉快的機會!保ㄒ姟靶蓍e與生活方式”一章)。

再比如,關于休閑與城市的關系問題,他對中國“休閑城市”的評定就另有看法。他認為,“目前中國難有真正的休閑城市,這個概念在中國很難付諸實施”(見“休閑與城市”一章)。他的坦誠是一貫的,他不附庸某些時髦或功利的噱頭。他是一名學者,喜歡調查、觀察、體驗、獲得第一手資料,然后會建言獻策。這些細微之處,足見他的人品與學品。

我記得有一次陪他去河南的路上,火車途徑河北一帶時,他指著窗外散落的農舍問我,這一帶農戶家的廁所怎么解決?我如實地告訴了他。他說,中國人口眾多、地域廣大,區域發展不平衡問題依然突出,休閑問題不是學者筆下所談那么輕松、那么單純。我們可以從本書多個篇章中看到他通過對事物的細心觀察,帶給他的或欣慰、或憂慮的情緒。中國猶如他的第二故鄉,讓他充滿責任感和使命感。

在“休閑與街道”一章中,他說,汽車,不僅是一個交通問題,更像一個哲學問題;汽車正在終結中國一個高度集體化的社會歷史。同樣,汽車對大氣的污染是一個世界性的難題,在中國,其情況更為嚴峻。不僅如此,街道作為社區和人民生活的有機組成部分,卻因交通對街道的擴張,給行人帶來安全隱患,讓孩子們沒有了玩耍的空間......他的憂心像一位慈祥的老爺爺。

他在書中也直言不諱中國的環境問題,他說得很干脆:“中國的污染問題不能得到解決,其他事情都免談!”“中國環境污染程度之深令人難以置信!彼殚喓鸵C了大量的中國權威部門的文獻和數據,比中國學者搜集到的還多,可見他是花了大功夫的。16年前,當他與我談到城市垃圾問題時,他手頭就有一份“垃圾包圍中國城市”的資料。那份憂心,猶如自己的家。正如宋瑞所言:戈比擅長從廣闊的視角和人類長期社會發展進程出發去展望未來,他運用大量的想象力帶領我們去擁抱一個更加美好的未來。

宋瑞在與戈比對談這些話題時,也表現出了“對談”的獨立性和靈活性,其特點正如宋瑞自己所言:“既有理論思考,也有實踐措施;既有宏觀發展背景,也有個體微觀體驗;既有理性思考,也有強烈的感情;具有數據,也有感觸!保ㄒ姷谝徽隆皩ふ抑袊说男蓍e”)在某些觀點上他們有共識,但也有“沖突”,也正是因為如此,看到了一個“和而不同”、“各美其美”的多元“對談”場景。在休閑理念、休閑賦權、休閑與日常生活、休閑與城市、休閑與自由選擇、休閑與承載力、休閑與街道、休閑與環境、休閑與未來等對談中都有自己的見解,這對戈比教授深入了解中國文化、文化傳統、中國當代社會有重要的幫助。戈比說:“她在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做訪問學者時,我們有了更進一步的了解。顯然,她能夠指引我理解中國的休閑!保ㄒ姷谝徽隆皩ふ抑袊说男蓍e”)宋瑞在訪學的一年期間查閱了大量的文獻資料,也聽了許多課程,這使她的眼界大開。在這本書里,她把相關文獻、資料、數據有機地穿插在文中,每個細心的讀者也都會從中獲益。書的后面還附錄了“世界怎樣看待中國:皮尤全球態度調查”和“美國休閑服務組織所扮演的角色”兩個文本。這些對中國研究者和相關決策部門會有很重要的參考價值。

中國人的休閑在哪里?戈比說:每一種文化都發明著休閑,每一個時代也都如此。每個國家都有每個國家的休閑生活方式,這并不是文化的優劣,而是他們有各自的傳統。作者希望讓中國人明白——你們應該相信自己,展望你們的未來,找到改善生活的現實道路。這并不意味著摒棄所有的外來事物,只是想提醒一下,好點子來自全世界,當然包括中國自己。宋瑞說:預測總是有風險的,沒人準確知道未來將發生什么,但是我們仍然可以憧憬一個更加美好的未來——在那里,人們更加自由、有效、平等地享受休閑。

我作為兩位作者共同的朋友,對他們的作品有幸先睹,并從中受益。感念戈比教授以古稀之年(在美國這個年齡還是個“小弟弟”),依據他幾十年的教學智慧、咨詢經驗和多種文化閱歷為當代中國發展出謀劃策,我想,無論是學界、業界、乃至各級決策者都應當傾聽他的聲音,分享他的思想。宋瑞作為年輕才俊正在步入事業的盛年,所思、所想、所作、所為,說小一點都是為中國人休閑生活方式尋找最佳的路徑而盡學者之責;說大一點如果能在休閑理論上有所突破,那么能對正在轉型的中國——無論是社會生態、政治生態、律法生態、人文生態、文化生態的發展會產生重要而現實的影響。

畢竟,中美兩國,不論是歷史、還是現實,在很多方面沒有可比性,當然很多方面也不用比。但是,沒有比較就會失去一個“準星”——這個“準星”應當是——休閑:文化的基礎(皮普爾)。休閑,是人類文化中最古老的理念;休閑能成全一個民族的文化與文明,亦能拖累甚至毀壞一個人、一個家庭、一個民族。談論休閑是一個極其重要的話題,無論歷史、現代與未來!皩ふ抑袊男蓍e”仍然任重而道遠,希冀二位矢志不渝,在中美文化交流的互動中,找到大洋兩岸休閑價值的共同所在。

20141125日完稿)

 

 

 

 
中國藝術研究院 中國文化研究所 版權所有

電話(TEL):86-10-64813408  64813409  傳真(FAX):86-10-64813408

地址:北京朝陽區惠新北里甲1號·中國文化研究所   郵編:100029

 

广东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