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71zln"></var><var id="71zln"><video id="71zln"><thead id="71zln"></thead></video></var>
<menuitem id="71zln"></menuitem>
<ins id="71zln"></ins>
<var id="71zln"><dl id="71zln"><listing id="71zln"></listing></dl></var><var id="71zln"></var>
<menuitem id="71zln"></menuitem>
<cite id="71zln"><strike id="71zln"><thead id="71zln"></thead></strike></cite>
<var id="71zln"></var>
<var id="71zln"></var>

歡迎進入中國休閑研究網站

You Are Welcome to the Website of Chinese Leisure Studies

 

 

多元文化社會中的文化創新與制度設計

——國際社會科學聯合會第22屆國際會議側記

馬惠娣

2015622日)

 

22屆國際社會科學聯合會于2015529-31日在日本東京成城大學召開。本次會議的大會主題是:“多元文化社會中的文化創新與制度設計”。來自世界大約40個國家的近百位學者出席了大會,有50余位學者的論文參與了大會交流。成城大學社會科學部承辦了此次會議。

 

大會現場

                                                                大會現場

 

大會分設六個交流專題,分別是:社會科學家的視野和政策;經濟、勞工與社會轉型;全球本土化與僑民;重新審視跨國主義與社區交流;本土視野的思考;全球本土化、教育與家庭。來自不同國家的學者就上述六個專題進行了發言與討論。同時設了幾個學術專場,比如:全球本土化與多元社會,全球本土化的關鍵問題,由多位日本和歐美學者發表了高論。

大會的主題演講嘉賓——由來自南澳大利亞大學社會學系的安東尼·埃利奧特教授主講了“全球本土化時代的實驗主義:移動、數字世界和后人文主義”,對個人主義、實驗主義、世界、人文主義、身份認同等問題進行了重新的定義和反思。

另一位主題演講嘉賓來自法國里昂大學社會科學研究中心的勞倫斯·蘿莉·貝爾戈爾教授主題演講了“后西方社會科學與全球本土化知識:從亞洲到歐洲”,她認為,一系列問題正挑戰西方的社會科學知識與研究方法,本土化問題正發生著變化。因此,她認為像中國、日本、韓國、印度等國的學者應當考慮西方認知框架的局限性,以預防脫離自我原有的社會體系。

大會還邀請德國國際社會科學與人文科學網絡組織負責人米歇爾·庫恩發表了演講,他關注了“全球空間理論中的陷阱問題”,他認為,西方推行強勢的全球空間理論,但其中有許多的陷阱,且未被人們所關注。

專題討論會主題是:關于“社會創新”問題,四位發言人關注了:“創新與社會創新的概念”,“創新的分類與社會創新”,“社會創新的目標”,“創新者與可持續性”。

另一個討論會的主題是:“大學和全球本土化:關于社會科學中大學跨國主義問題”,幾位日本和韓國學者介紹了各自大學的跨國招生與本土化教育相關問題。

在“社會科學家的視野和政策”一組中,印度學者從甘地主義的視角談到了世界本土化中的和平與和諧;日本學者談到了移民與市民的社會設計;澳大利亞學者論述了當前世界的災害問題,諸如氣候變化、干旱、藥物泛濫等社會現象。

在“經濟、勞工和社會轉型”一組中,印度學者介紹了“穆迪時代與多元印度問題”;另一位印度學者演講了“印度文化消費中的中國商品”。泰國學者論述了“移民工的權利和在美國、韓國多元政策帶來的挑戰”。香港學者研究了日本的母子關系與本土關系。阿爾及利亞學者提出“朝著一個新的亞非國家文化合作”的問題。

在“全球本土化與新僑民時代”一組中,加拿大學者關注了“在芬蘭和加拿大魁北克省穆斯林移民的身份認同問題”。斯里蘭卡學者關注了“文化保留和文化融合問題”。日本學者關注了“2011年緬甸政制過渡后在日本的緬甸難民社區”。

在“跨國主義和社區的再審視”一組中,印度學者關注了“個體與國家間的權利和責任問題”。立陶宛學者提出了了“歐洲的社會網絡工作與移民電子交流的融合與分離問題”。波蘭學者提出“在今日歐洲文化不同與離散的背景下,我們的多元文化工作是失敗的嗎?”的問題。英國學者關注了“日本人‘推特’上的合法化仇外心理”。斯里蘭卡學者研究了“公共空間:在不平等與多元文化世界中的和平共存與交流生活”。

在“本土化視野中的審視“一組中,印度尼西亞學者關注了”本土化傳統與全球本土化模式之間的協同”。泰國學者關注了“泰國貧困人口的降低與踐行社會保護政策”問題。菲律賓學者關注了“社會政策對文化變化的影響”。印度尼西亞學者論述了“印度尼西亞地方文化的振興”問題。

在“全球本土化、教育與家庭”一組中,德國學者關注了“超越民族知識的全球競賽:為協同知識生產而理解學術工作”。巴基斯坦學者關注了“理解全球本土化:在巴基斯坦關于犯罪理論與跨文化的課堂與教程”。以色列學者關注了“移民群體的本土化教育”。美國學者關注了“日本和巴西年輕人的本土化、移動性、適應性”問題。中國學者馬惠娣論述了“家訓在當代教育中的價值與若干啟示”。日本學者介紹了“在日本的跨國移民婚姻后的文化歸屬問題”。

會議共計三天,大家討論熱烈。61日大會組委會還組織與會者參觀了東京的名勝古跡、歷史文化遺存,作為跨文化對話與交流的組成部分。會議的開幕式與閉幕式都有日本傳統文化儀式表演,堅持傳統與表達大和文化精神為主——精致而優雅,含蓄而矜持,活力而有禮?磥,這是主辦會議的重要內容和交流平臺,這個環節不宜缺失。在西方國家開會,似乎都很在意這個環節。我現在明白了,這很容易傳遞一個國家的文化內涵和文明程度。

 

傳統音樂表演(笛子與手鼓)  學生表演

             傳統音樂表演(笛子與手鼓)                                        學生表演

 

借這次會議之機,對成城大學有所了解。對于中國人來講,成城大學也許并不那么有名氣,但是這在日本卻是家喻戶曉的貴族學校。

據校史介紹:成城大學,其“成城”一詞取自中國《詩經》“大雅篇”當中的“哲夫成城”!罢芊颉睘橹钦哔t人之意,而“城”指的是“國”,所以“哲夫成城”的意思就是:圣賢興邦治國。

1910年,澤柳政太郎(1865.05.17-1927.12.24)就任“成城學!钡诰湃涡iL,并于1917年在“成城學!碑斨虚_設了“成城小學!弊鳛椤霸囼炋铩。之后,于1926年創設了“成城高等學!,1927年創設了“成城高等女學!, 1950年,以此兩校為主體,成城大學宣告成立。饒有趣味的是,設立于1885年的“成城學!保ìF在的“成城中學?高等學校),作為當時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的預備校極富盛名,許多清朝留學生亦曾就讀于此,而這些人對中國近代歷史產生了重要的影響,例如:蔣介石、蔡鍔、劉成禺、陳獨秀、歐陽予倩、方聲濤、吳玉章、王揖唐、唐繼堯、程潛、趙恒錫、李烈鈞、孫傳芳、孫武、何成浚、閻錫山、尹昌衡、黃郛、吳思豫、張群、姜登選、楊宇霆、熙洽、何應欽、臧式毅、蘇曼殊等等。

成城大學雖靠近寸土寸金的東京都心,卻有自己的一片凈土,掩映于嫻靜綠意之中。成城大學秉承“小規!钡慕逃囵B模式,努力使每個個體的“天分”得到發揮!奥槿鸽m小五臟俱全”,學校自建校以來,在政治、經濟、藝術、文化等領域,為社會各行各業培養了許多優秀的人才,F如今的世界,變化日新月異,社會價值觀逐漸多樣化,成城大學也在不斷改善自我,努力發揮學生們的創造力,提升他們的行動力,使之養成獨立自主而又能與他人團結協作的人格。但是,當代中國人對成城大學的了解不甚多,在那里留學的中國學生很少?墒,在我看來,這是值得中國家長選擇的學校,可以從幼兒園開始。

 

寧靜的校園

                                                       寧靜的校園

 

通過參加這次會議對國際社會科學聯合會(ISSC)亦有所了解,該會成立于1954年,與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社會科學系長期合作,以促進健康的思想和經驗的交流與合作。目前該聯合會的目標是:1)交流不同國家與地域間的經驗;2)開展有助于研究和教學的活動;3)促進項目的合作?偛吭O在哥本哈根。國際社會科學組織聯合會的會員則由國家和區域的研究機構,包括書院組成。

 

附馬惠娣論文摘要:

Family Instructions:
Enlightening and Value in Contemporary
—— From a Glocalization Perspective

Glocalization: A Social Scientific Approach towards Social Design for the Creation of a Multicultural Society. May ,29-31,Seijo University, Tokyo, Japan

 

“家訓”:當代價值及其若干啟示

——全球本土化的視角

馬惠娣

 

“家訓”始自周朝,至今有3000余年的歷史,這是中國文化傳統中“仁德”教育的組成部分,是儒家思想的傳承載體,亦是古人道德實踐、生活實踐與維系社會和諧的重要依據。

家訓,世代相傳,以“修為養性”為各家《家訓》的核心內容;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基礎。中國文化中的一大特色是“己、家與國三位一體”,“修身服從齊家,齊家為治國平天下之本!奔,既是己的依托和歸屬,又是國之本也。

家訓,是世代相傳的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家庭教育形式之一,與官學、私學一并構成中國古代社會的教育體系。

在西方文化的發源地,我們同樣發現以美德為核心的“好公民”、“好人”的教育體系,同樣認同個體與國家的興盛有密切的關系。

《家訓》關注人格的培養,關注內心世界與外部世界的和諧統一,它的價值對處于全球一體化背景下的教育體系,無疑是個有力的提醒,為當今全球一體化的文化制度設計和文化交流機制提供了新思路。

 

 
中國藝術研究院 中國文化研究所 版權所有

電話(TEL):86-10-64813408  64813409  傳真(FAX):86-10-64813408

地址:北京朝陽區惠新北里甲1號·中國文化研究所   郵編:100029

 

广东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