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71zln"></var><var id="71zln"><video id="71zln"><thead id="71zln"></thead></video></var>
<menuitem id="71zln"></menuitem>
<ins id="71zln"></ins>
<var id="71zln"><dl id="71zln"><listing id="71zln"></listing></dl></var><var id="71zln"></var>
<menuitem id="71zln"></menuitem>
<cite id="71zln"><strike id="71zln"><thead id="71zln"></thead></strike></cite>
<var id="71zln"></var>
<var id="71zln"></var>

歡迎進入中國休閑研究網站

You Are Welcome to the Website of Chinese Leisure Studies

 

中國休閑學界的一面精神旗幟:成思危

馬惠娣

2015722日)

 

如果說成思危是中國風險投資之父,那么對于中國休閑學界來說,他是一面精神旗幟——在過去二十年間,他與于光遠、龔育之等人將這面旗幟高高擎起。

我第一次見到他是在199612月中國軟科學首屆學術年會的閉幕式上——大會結束后他健步從主席臺走下來,在會場的走廊旁我與他聊了起來。首先,我做了自我介紹,然后,談到了我這次參加會議的“遭遇”。我說,我是于光遠的學生,從1995年起開始跟隨他做休閑研究。這次會議我提交了一篇“休閑:人類美麗的精神家園”的文章,組委會安排了我的大會發言?墒俏业陌l言結束后卻遭到了很多與會者的“圍攻”,說我的研究是資產階級情調、態度、立場和方法,視而不見9億中國農民的艱辛生活……我被這些非學術性的討論一下子“震懾”住了,幸虧大會主持人孔德涌(時任中國軟科學研究會秘書長)不斷地替我解圍。?

聽我講完,他說:我在八十年代曾在美國讀書,那個時候我便知道美國的學術界有人做休閑研究,而且這類書還比較多。休閑是人類必將達到的一個歷史階段,與經濟發展水平密切相關。我認為你的研究很重要,而且很有學術前景,你應當堅持下去。聽過他的話,我頓時“陰霾”掃盡。

這次交往也開啟了我與他近20年的師生之情。

轉過年來(1997),他在民建中央任職,一次他打電話給我,說他正在關注巨復雜系統的研究,想借《自然辯證法研究》雜志閱讀,當時我任《自然辯證法研究》編輯部主任。我記得先后送雜志合訂本以及各種相關書籍有27冊。那個時候,他已任民建中央主席,各類國內外活動安排得滿滿的,可是,還能抽出時間大量閱讀,真是令人欽佩。在這個交往過程中,他得知我與他的姐姐成幼殊(著名詩人、外交官)和姐夫陳魯直(外交家、理論家、《民閑論》的作者)亦是朋友,自然,我們之間也多了一層朋友的關系。

1998年春節過后,我在我的家組織了一個小型聚會,邀集了于光遠夫婦、成幼殊夫婦、張中行與梁小鸞等人,他也欣然接受邀請,前來助興。臨走的時候他說,今年我的工作將有所變動,也許更忙了,再有這樣的活動或許不能前來,請你們原諒。很快,第九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召開,得知他擔任了第九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

1998年的冬季“西方休閑研究譯叢”編委會第一次編輯會議在北京召開,他與于光遠、龔育之等編委會成員均蒞臨會議,他們都各自發表了精辟的演說。他在會上說,從中國目前發展的情勢看,翻譯這套書十分必要,十分及時,希望大家竭誠努力、認真譯好。接著他又說:“新的世紀已經來臨,知識經濟正向我們逼近,同時將帶來兩個問題:第一,人們的生活方式、工作方式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在提高效率的同時,人們也將有更多的閑暇時間,這是一個方面;另一個方面,隨著經濟全球化、網絡化的到來,文化之間的相互融合、相互滲透也會在越來越多的方面體現出來。在這種情況下,怎樣保持和發揚中華文化優秀的東西,也是非常重要的問題。對中國古代文化有批判地繼承,對西方的東西應該有選擇地吸收,并從積極的方面推進中華休閑文化的發展,同時大力發展休閑文化產業,從而推動國家的繁榮和社會的進步!

“西方休閑研究譯叢”五本書就是在他與于光遠、龔育之等學術前輩的參與、引導、扶助下歷時兩年順利完成,出版后獲得了學界及各界的好評。事實上,其中蘊含了他的許多心智與心血。

2004年,他也參與了“中國學人休閑研究叢書”的主編工作,當五本書出版后,我將書送往人大常委會他的辦公室時,他表達了對于光遠開拓這項研究工作的敬佩之情,也鼓勵我繼續矢志不渝、勤奮耕耘在這片學術圣地上?吹剿霓k公室仍然處處都是書…...

后來,我們又啟動了“西方休閑研究譯叢”第二套叢書的工作,他一如既往地支持、鼓勵、獎掖學術后輩。而這時期,休閑研究并未得到社會各界的普遍理解與認同。2006年的夏季,我曾告訴他,教育部門的有關領導竟然對翻譯“休閑”一詞頗有非議,建議我們把leisure,譯成別的詞。聽過后他說:有些領導可能因為學科背景不同,一時還難以弄明白,可以理解。但是,作為一個學者的關鍵問題是老老實實地做學問,在學術上要立得住。他的囑咐實際上是指點了我的研究態度與方法,要想不被別人質詢倒,你的學術根基必須牢靠。

2007年中國自然辯證法研究會休閑哲學專業委員會成立,誰來擎起休閑哲學中國學派的旗幟?于光遠、龔育之當時身體都不好,建議由成思危領銜來做。當我把這一訊息告訴他時,他一如既往、義無返顧地答應了。

  2008416日,由他主持了休閑哲學專業委員會第一次工作會議。他語重心長地對大家說:“休閑哲學專業委員會已經籌備了幾年,有同志擔心對于一個二級學術組織我不會參加。其實,幾級學術組織并不重要,主要是這個學科需要推動、需要發展,我愿意與大家一道做些力所能及的工作。對未來的工作,我有下面幾點想法!

“第一點,于光遠老先生曾寫過一篇題目是“為發展休閑學中國學派而努力”的文章,這是對休閑學發展作的一個展望。雖然休閑哲學專業委員會是自然辯證法學會下的一個二級學會,多從哲學的角度對休閑學進行審視。但中國很需要休閑學,從學科建設角度講,每一個學科都需要有它自己的理論體系,自己的范式,自己的研究方法,而這些都要在實踐中逐步完善、逐步產生。我所說的“范式”含有三個層次:從世界觀的高度提出的哲學問題;學科本身的基礎理論和方法;理論應用問題。這三個層次互為關聯的。對此,需要在座的各位各司其職來完成這些工作?赡苄枰曛炼陼r間才能形成。學科建設總是要有個目標,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于老的長遠眼光,我們要取法其上,得乎其中。目前我們還是在探索的過程中。

第二點,關于休閑,我發表過兩篇文章。主要是談我對休閑本身的理解:“閑”就是閑暇時間,“休”就是怎么利用好閑暇時間。一個人的生命只有一次。每個人一生的時間包括三個部分:為生活而謀生的時間,為吃飯、睡覺等生理需求所需時間,再有就是閑暇時間。隨著社會的發展,閑暇的時間是越來越多。如何利用好閑暇時間是非常重要的。正如馬克思曾提出的“人的自由全面發展”,我覺得前兩種時間里經歷的是人生所必需要做的事情,而人們所喜歡做的事情則是主要來自閑暇時間。喜歡做的事情主要是出于個人的社會責任、價值觀和愛好。?

休閑有助于社會和諧與穩定。閑暇時間每個人都有,但利用的好壞對社會的影響就各有不同。2003年我在對建筑業農民工宿舍情況的一次檢查中發現,他們忙完一天的工作后就以打撲克、聊天、個別人去找小姐來消遣。他們這樣消遣是因為沒有被正確(的休閑觀)引導。如果能被正確(的休閑觀)引導,就不會這樣。

第三點,休閑與人民大眾日常生活方式聯系密切。休閑的大眾性不僅可以推動學術研究,還會在更廣泛的意義上促進休閑產業的發展。休閑產業既可以豐富人們的閑暇時間,又可以創造新的產業鏈。休閑學研究也要關注這個領域。如何開拓休閑的途徑?我主張按照小平同志的指示:大膽開拓,允許多看。對于別人的爭議,要通過實踐來證明可行與否,F在看來,休閑問題日漸受到重視,實際上有很多問題都是需要實踐來證明的。

最后要講的一點,休閑哲學專業委員會要干實事,包括出版、培訓和交流。對于出版,剛才學術處也提到了最近幾年的工作計劃,鑒于我們的“譯叢”已經出了第一套,將來我們還要出版第二套、第三套,以及對我們自己的學術成果都可以考慮出版,剛才說的雜志出版方案也挺好;培訓方面,要擴大影響就需要進行培訓;交流方面,像軟科學研究會,國內、國外的交流是每年間隔進行都是非常重要的。通過交流,可以開拓休閑研究途徑,建立休閑學自己的發展體系!

這是他主持休閑哲學專業委員會第一次工作會議的講話,至今讀來,仍充滿開啟心智、點石成金的智慧與力量,為這個新生的二級學會指明了學科發展的方向和路徑。

成思危與休閑哲學專業委員會秘書處會議合影

           成思危與休閑哲學專業委員會秘書處的同事合影

 

200910月,他出席了國際休閑社會學研究委員會中期會議暨2009-中國休閑與社會進步學術年會,在會上,他做了主題發言。

他指出:“我們的國家目標是在2020年實現小康社會的目標,在這個過程中,休閑問題是非常值得重視的。伴隨小康社會的來臨,人們的閑暇時間會更多,如何更好的利用是大問題。我們不要把休閑和經濟發展對立起來,而應該看到休閑和經濟發展之間有一個互相補充和相互促進的過程。我們也應看到休閑和人的全面發展是密切相關的,馬克思一直講人的全面發展,實現人的這一點是非常重要的,人在社會中不僅僅是工作,他還有很多追求的價值觀,追求其他方面的成就。那么,人的全面發展要有比較多的閑暇時間,并能正確地利用它。當然,研究休閑問題一定要和中國文化密切結合起來。中國有五千的歷史文化,這些文化是中華民族特別的一種瑰寶。世界上更大文化發源地,它的文化都有自己的特色,所以中國的文化也有自己的特色。中國文化中的很多哲學思想與休閑密切,這是中國休閑的特色。但是,我們還要有一個開放的心態,如果一個國家不能開放,不能吸收,那么你的生命力是有限的,所以我們要吸收世界一切的先進文明的成果,融合到中華文化之中。實際上,我們一直是這樣做的,佛教就是從印度傳過來的。在繼承、開放的基礎上,再搞創新,還要有一個不但的創新。因為不能創新的話,你就沒有進步的動力……

每年,我們按照專業委員會既定的工作計劃出書、出版工作年報、召開年會等等,都得到了他的全面支持與扶助。他為2008-2012五年間的《中國休閑研究學術報告》寫序言,既是對學者們討論的主題闡釋他的一些想法,也是通過這樣的方式激勵正在從事休閑研究的人們。

2013年初,按照學會的章程,專業委員會需要進行換屆。他給我發來了電子郵件,說道:很高興得知你們為推動休閑研究做出的成績。最近我因比較忙,身體又不太好,請允許我辭去主任委員的職務……

我回復了一封郵件:“請允許我和同事們向您多年來對中國休閑研究給予的支持和關注表示由衷的謝意和敬意,感謝您長期以來對休閑研究者和專業委員會的信任與提攜。如果說,大家的研究取得了成果,那么,這里邊蘊含了您作為一面精神旗幟所給予我們的動力和智慧……多年來大家從您身上感受到了力量、責任、使命。我和同事們一直感動在心。從這個意義上講,我和同事們當然不希望你請辭這個主任委員?墒,從另一個方面講,我們有責任愛護您的身體和健康,作為老朋友我應更多地‘保護’您。我知道,常有大量的國事、國際交往的事等待您的蒞臨,甚至我們每年一次的學術年會都需要您勞神,怎能不影響您的身體和健康,這一點我比誰都知道,所以能體諒……”后來在幾個主任委員的候選名單中,他推薦了中國科協副主席、全國人大常委馮長根接任了休閑哲學專業委員會第二屆主任委員。

這兩年一般我會通過郵件向他匯報每年大家所做的工作。2015115日我發了一封郵件給他匯報上一年的工作,同時表達了給他慶八十壽誕的私家聚會,“時間可在春暖花開,大家在一起小聚”。他于次日回復:“謝謝你們的好意,到五月底再聯系吧!绷滤娜瘴覐娜毡鹃_會回來,發郵件給他和成幼殊大姐,郵件中我寫到:“心里一直想著我們小聚的事情,遵成主席囑五月底再聯系。我因528-62日去了日本東京成城大學參加國際會議,剛剛回來,所以聯系晚了幾天。但是我在下周一(68日)將去紐約有一個文化交流,然后于616日飛回北京。那么我們的聚會就在617日之后吧。 定下時間,告訴我即可……”。當日傍晚,郵件是由他的姐姐成幼殊發過來的,寫到:“思危那里,我今天上午剛通過電話。小聚的事先電話通氣吧!

……

712日一早打開電腦,幾乎各大網站的頭條消息都報道了“中國風險投資之父成思危病逝”。電話致成幼殊大姐,確認消息可靠否?這是令人扼腕的消息,這是突如其來的消息,這是讓人久久回不過神來的消息。

據報載,611日,成思危八十大壽,中央統戰部部長孫春蘭為他祝壽。成思危賦詩一首《八十回眸》:“暢游人間八十年,狂風暴雨若等閑。雛鷹展翅心高遠,老牛奮蹄志彌堅。未因權位拋理想,敢憑剛直獻真言。功成名就應無憾,含笑揚眉對蒼天”。這是八十載人生歷程的回眸,亦是他鞠躬盡瘁、死而后已一生的寫照。

720日他的告別儀式在八寶山革命公墓舉行,從早晨九點至十點半,前來送行的數千人的隊伍長長的,不斷地綿延著。人們嘆息“風險投資之父走的太匆忙”,也有人驚愕于“天妒英才”,而更多的人則稱他是“股民的朋友”、“身處高位卻正義直言”。我與中國社會科學院副院長李培林恰巧相遇,站在長長的送別隊伍中感嘆他的人格魅力,他在人民大眾中留下的口碑,他為官一任的“鞠躬盡瘁但求無愧我心”的官德。

無論如何,作為一面旗幟,成思危留下的精神財富也將永遠銘記于中國休閑學的歷史中。

 

 
中國藝術研究院 中國文化研究所 版權所有

電話(TEL):86-10-64813408  64813409  傳真(FAX):86-10-64813408

地址:北京朝陽區惠新北里甲1號·中國文化研究所   郵編:100029

 

广东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