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71zln"></var><var id="71zln"><video id="71zln"><thead id="71zln"></thead></video></var>
<menuitem id="71zln"></menuitem>
<ins id="71zln"></ins>
<var id="71zln"><dl id="71zln"><listing id="71zln"></listing></dl></var><var id="71zln"></var>
<menuitem id="71zln"></menuitem>
<cite id="71zln"><strike id="71zln"><thead id="71zln"></thead></strike></cite>
<var id="71zln"></var>
<var id="71zln"></var>

歡迎進入中國休閑研究網站

You Are Welcome to the Website of Chinese Leisure Studies

 

 

春天:大自然的孩子們

馬惠娣

2016329日修改稿)

 

我住的小區,院子不大,卻是疏密有致地與三十余種植物相伴。在我眼里,它們都是大自然的孩子,在陽光、雨露、熏風的愛撫下歡愉地成長。

大自然的生命節律精確得猶如時針,每當“春分”臨近,花草樹木便競相吐蕊,讓蟄伏了一個冬季的大地開始復蘇。

看那小草執拗地伸展它的身體,為大地鋪就一層絨嘟嘟的綠毯。稍晚時還結出鵝黃色的、淡紫色的小花,密匝匝、一簇簇。似聽得到它們頑皮的嬉笑聲。

房前屋后,桃花艷、李花濃、杏花茂盛也是轉瞬即來,一下子就把小院妝點得姹紫嫣紅,人們競相拿出相機拍照,帶出一串串開懷的笑聲,一聲聲由衷的贊譽。它們不媚凡俗,幽香自怡地供人評說與欣賞。儼然的大家閨秀。

小徑兩旁的迎春花,體態秀麗,氣質端莊,略帶君子風度,“迎得春來非自足,百花千卉共芬芳。”倒是窗角下的一片棠棣花,黃花綠枝,纖細嫵媚,柔情萬種。打開窗簾便是它們熱情的招喚。幾株丁香,在一起竊竊私語。雖花朵纖小而文弱,卻是暗香陣陣,文靜得猶如少女,駐足在它們的花枝旁,愛憐之情油然而生。

幾棵石榴樹,常常很矜持,它那火紅的花朵會姍姍來遲,卻從春季持續到整個夏日,到了秋日它又奉獻出滿枝頭的火紅果實,供人品嘗,盡獻福瑞。

幾株海棠,坐落于前、后院,它們樹姿優雅,春花爛漫。雖是紅花綠葉,卻悅目動人。尤以花朵繁茂之時,可與朝日爭輝。說道海棠,自然想起周恩來總理生前居所“西花廳”海棠樹,那是周恩來人格魅力的象征。

玉蘭樹分布前后院共五株,其中兩株生紫色花,“春分”未到,紫色玉蘭花已經綻開,它性急地告訴人們,春天來了,莫負大好時光。三株白色花的玉蘭樹想必有點靦腆,總要落后一個時辰,開出白色花蕾,再漸漸綻放,再后滿樹芳翠。它們都有了些許年齡,花苞盛開時節,總是引出家家戶戶與它們流連。據說,此花承載著一個美麗的報恩故事。格外讓人敬重。

居于庭院中央的老槐樹,足有近百歲之齡,略顯滄桑,卻精神飽滿、根深葉茂,令人望而生敬。盛開之際,枝葉覆蓋的直徑可達10余米,淡紫色的槐花密匝匝地占滿枝頭,未進院而香氣撲鼻。人們喜歡坐在它的身旁,傾聽它講述它所經歷的故事。

還值得一說的是矗立于小院門側的一棵蠟梅樹,它不顯山不露水,含蓄而卓然于廣眾之間。隆冬未盡,它卻在凋零的百花中綻蕾,迎風傲雪,蠟質樣的小黃花卻堅定而從容地釋放出淡淡的香氣。“哦,風啊,冬天如果來了,春天還會遠嗎?”不禁想起雪萊的詩句。便是萬般地向臘梅致意。

院內還有蘋果樹、梨樹、棗樹、柿子樹等等。嗨,真是一言說不盡春日的繁花似錦。心里著實感念大自然。其實在我的心目中,大自然的孩子們個個獨立而自由、瀟灑而浪漫、循規而守序、大公而無私、謙卑而慷慨、平凡而偉大。它們是好孩子!這些品質,不正是當下人所缺的嗎?

寫作之余,常與它們會心而語。“水靜猶明,而況精神!圣人之心靜乎!天地之鑒也;萬物之鏡也。”回歸大自然孩子的隊伍中吧。不要傲視,不要凌駕,不要妄自尊大。與大自然一起歡愉我們的生命。

 

 
中國藝術研究院 中國文化研究所 版權所有

電話(TEL):86-10-64813408  64813409  傳真(FAX):86-10-64813408

地址:北京朝陽區惠新北里甲1號·中國文化研究所   郵編:100029

 

广东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