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71zln"></var><var id="71zln"><video id="71zln"><thead id="71zln"></thead></video></var>
<menuitem id="71zln"></menuitem>
<ins id="71zln"></ins>
<var id="71zln"><dl id="71zln"><listing id="71zln"></listing></dl></var><var id="71zln"></var>
<menuitem id="71zln"></menuitem>
<cite id="71zln"><strike id="71zln"><thead id="71zln"></thead></strike></cite>
<var id="71zln"></var>
<var id="71zln"></var>

歡迎進入中國休閑研究網站

You Are Welcome to the Website of Chinese Leisure Studies

 

越界的城市:城市治理與日常生活

——國際城市社會學會議紀要

 

馬惠娣

201682

 

國際城市社會學2016學術大會于721-23日在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墨西哥學院舉行。本次大會的主題是:“越界的城市:城市治理與日常生活視角的回顧與反思”。來自全球100余個國家的400余位代表出席了大會。大會有三個主題報告,26場專題討論。涉及廣泛的主題:

1城市治理/不可治理性中的幻覺;2城市在反恐中的作用——比較、建議和反思;3城市邊緣的政策;4越界與整合之間城市多樣性;5阻力、創意與策劃;6城市接受挑戰的比較研究;7城市空間的脆弱性和風險管理;8越界行為在當代都市;9抵抗“超級多樣化的城市社會動員”;10城市避難所:越界國家與非越界國家的反應;11中東越界城市:治理與暴力之間的不平等;12在適應和越界之間的新自由主義時代的房屋建設;13城市文化中正式制度非正式制度的平衡;14城市生活:想象、發明與創造;15公民訴求與政治治理結構的限制;16城市的應變能力和適應氣候變化的策略;17城市越界變化中的策略性、抵抗性與可能性;18城市的正確記憶的;19個城市沖突;20城市青年的政治;21:城市發展中的創業、網絡與社會資本;22城市與性別;23城市政策的制定與實施過程;24全球流通模式的大學城:最佳實踐和想象;25城市空間隔離和不平等的比較;26社會保障和公共行動的定義:在實施社會政策在城市空間。

大會設三個主題報告,分別討論了城市社區、城市社會運動中的新舊形式,以及發展中國家的城鄉結合部存在的問題。伊利諾伊大學芝加哥分校的張?博士在閉幕式上做了“中國、印度和巴西城鄉結合部的調查與思考”的演講。張?系除筆者之外僅有的中國人,但是她代表的是來自美國的學者。

本次會議與2015年在意大利烏爾比諾大學召開的年會議題“理想城市”有明顯的不同。大會組織者說,學術會議不應該關注“誰、如果、例如”的問題,而是應該從回顧中發現問題、比較問題、反思問題、城市正在接受什么樣的挑戰。這是會議對話、討論的核心問題。

特別是面對日常生活、工作狀態充滿了復雜性?這樣環境中居民的日常生活意義是什么?值得反思。與此同時,犯罪問題長期以來與城市生活相關聯,城市越界對社會道德和社會規范帶來挑戰、城市發展的兩極分化都是嚴峻的現實問題和需要迫切解決的問題。

大會代表大多來自歐美發達國家,一以貫之地以激情和熱情參與討論。因為會議地處美洲,相對來自南美洲和非洲的代表比以往多許多,亞洲代表極少。中國學者事實上只有一位,張?博士代表美國。

我個人的體會是,這種會議可以給學者的思考帶來很大的啟發和靈感。我今年提交給大會的論文就是去年在意大利烏爾比諾大學召開的年會上聆聽了美國紐約城市大學大衛·戴維教授(當代新馬克思主義代表人物之一)的演講后引起我的思想共鳴,并及時把它整理出來。

我提交大會的論文題目是“中國城市之痛:權力與資本家的越界”,參與了專題小組的討論。

附錄該論文摘要:

中國城市之痛:權力與資本的越界

 

馬惠娣

中國藝術研究院

 

郄藝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文化人類學系

 

 

摘要

過去30余年的城市化,讓中國絕大多數城市都舊貌換新顏——千城一面、復制雷同、貪大求洋——鱗次櫛比的高樓大廈、燈紅酒綠的CBD、鋪滿汽車的大街小巷、“四面霾伏”的空氣。

資本,在這里出盡了風頭,也賺足了納稅人的錢。政府利用操控的權力與商人(開發商)聯手肆無忌憚地參與城市地盤的掠奪、文化歷史遺跡的損毀、所謂的舊城改造、乃至于城市規劃與設計。值得注意的是,他們大多沒有專業背景,根本不懂城市為何物,更是缺少人文情懷。但是,他們善于投其所好、投機取巧、偷梁換柱。在城市化的進程中助推了官商勾結,提供了尋租的絕佳機會,培育了巨貪們前赴后繼的勇氣。于是一座座城市淪陷。

百年、幾百年、甚至上千年的城市在他們的股掌中淪落為廢墟中的新城。難怪有文化批判者對中國諸多大城市進行了嘲諷:皮笑肉不笑的北京;自以為是的上海;忙碌慌亂的廣州;煩躁麻木的武漢;灰頭土臉的西安等等。

資本,在這里打造了無數個“東方小巴黎”、“威尼斯水城”、“好萊塢風情園”,也建造了無數個“假古董”、“偽民俗”,還有無數個“世界第一”、“國際之最”。在政府的“政績工程”和開發商無盡的欲望中,實施他們的狂攬金錢的游戲。而浮夸與吹牛到了不臉紅的地步。

資本,帶給中國城市中一陣陣草坪風、主題公園風、廣場風、歐洲小鎮風……一陣勝過一陣,城市原有的個性與氣質慘遭涂炭。

資本,在這里吞嗤了每個城市的人文傳統、文化歷史、溫良恭儉讓之民風、古舊宅院、名人故居、自然山水,顛覆了中國傳統中人與自然、人與社會、人與人之間和諧與和睦的關系。

資本,在這里讓一個又一個CBD釋放著人的貪婪和無盡的揮霍,把金錢的力量張揚到極致。自由與民主一網打盡在商業主義的“牢籠”中。

資本,在中國城市化進程中扮演了“最民主”和“最好的規劃師”的作用。而老百姓的宜居生活、安全便利、公共空間、文化空間、游憩空間也成為圈錢的途徑。

三十多年了,中國處處存在的環境污染、人口膨脹、過度開發、資源破壞、交通擁堵、垃圾圍城等問題讓有識之士揪心。最毒的果子是:資本異化了城市,同樣也異化了這里的人。如今,政府想改轍,可是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搞不好還會是“形象工程”的延續。

不禁想起恩格斯的話:“我們不要過分陶醉于我們對自然界的勝利。對于每一次這樣的勝利,自然界都報復了我們。每一次勝利,在第一步都確實取得了我們預期的結果,但在第二步和第三步卻有了完全不同的、出乎意料的影響,常常把第一個結果又取消了。”

自然的報復來得如此之快——我們還未走向第二步、第三步,而“完全不同的”和“出乎預料的”影響已經發生了。哀哉!

 

 

 
中國藝術研究院 中國文化研究所 版權所有

電話(TEL):86-10-64813408  64813409  傳真(FAX):86-10-64813408

地址:北京朝陽區惠新北里甲1號·中國文化研究所   郵編:100029

 

广东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