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71zln"></var><var id="71zln"><video id="71zln"><thead id="71zln"></thead></video></var>
<menuitem id="71zln"></menuitem>
<ins id="71zln"></ins>
<var id="71zln"><dl id="71zln"><listing id="71zln"></listing></dl></var><var id="71zln"></var>
<menuitem id="71zln"></menuitem>
<cite id="71zln"><strike id="71zln"><thead id="71zln"></thead></strike></cite>
<var id="71zln"></var>
<var id="71zln"></var>

歡迎進入中國休閑研究網站

You Are Welcome to the Website of Chinese Leisure Studies

 

 

振作歐洲:資本主義、團結、主體性

——歐洲社會學大會紀要

 

馬惠娣

 

第十三屆歐洲社會學大會于2017年8月29-9月1日在希臘雅典派迪昂政治與社會科學大學,也稱派迪昂政治經濟大學(Panteion University of Social and Political Sciences)舉行。大會主題:“振興歐洲:資本主義、團結、主體性”(Making Europe: Capitalism, Solidarities, Subjectivities)。

歐洲人的學術熱情并未因歐洲面臨的各種困境而減弱。一個擁有2800名注冊會員的學術團體、37個研究領域,吸引了來了77個國家和地區的3500名參會代表?梢姎W洲的學術思想和學術開放性仍具有強大的魅力和號召力。

正如本屆大會主席弗蘭克.維爾茨教授在致辭中所說:“歐洲正面臨著2008‘經濟大衰退’以來一個新的具有毀滅性的威脅,甚至包括歐洲人的思想傳統和價值觀都在迎接考驗和遭到挑戰。首先,資本主義的固有矛盾不僅體現在希臘,整個歐洲都在坍塌。資本主義起源于“歐洲”,但是,歐洲已經出現了深化的新自由主義經濟政治,這加劇了國家福利和不平等局面的出現。其次,在與歐洲各國的社會團結方面已經支離破碎。一方面,阿拉伯起義到占領的行動;另一方面,逃離戰爭的難民被剝奪人權,他們的生活遭受邊境關閉,以及歐洲戰略缺乏協調等困境。第三、主體性受到威脅,人們在冷漠、絕望、抑郁和焦慮中度日。另外,威權主義、民族主義、種族歧視、仇外心理、右翼極端主義、暴力、意識形態的原教旨主義不僅在歐洲,而且已經遍布整個世界。因此,歐洲此前的承諾、地理、政治、以及歐洲社會的邊界已被毀滅,這是深刻的挑戰。正是在這種背景下,歐洲社會學協會2017年學術大會在歐洲危機的中心雅典舉行。會議需要解決的根本問題是:社會學的領域應該如何且在哪里發展?社會學的分析、理論和方法如何獲得突破?37個研究網絡如何解釋和理解資本主義,并在這個過程中加強團結,樹立主體性,重建歐洲?

我們的交流與你們的陳述、大家提出的尖銳問題都將獲得鼓勵!質疑現實的信念始于希臘,社會學從這一任務開始,強調社會科學的主流理解形式,即通過更合適的理解來限制知識。社會學家已經對歐洲社會2008-09年大衰退有負面影響,但這類應用真正滲透思想和行動超出了我們的原則。微觀經濟學、財政緊縮、和新自由主義有其積極的一面,但是,民族主義、排外主義與右翼極端主義作為形式加重了社會交互的失衡,不再可以用貨幣調整平衡,主流經濟學忽略了“社會”(人群)。盡管歐洲社會學的意圖是好的,即使代表77個國家的3500個代表團也可能不會一舉拯救世界。很明顯,學者必須一起討論未來的社會學決定如何做,如何進行社會的科學實踐。”

大會主席在致辭中激情四射、動人心魄,很有感染力。

開幕式上有兩位主題報告:

一位是來自美國紐約城市大學的今年已經82歲的大衛.哈維教授,他被稱為西方新馬克思主義者的領軍人物,2014年我在意大利的烏爾比諾大學聆聽過他對資本與城市問題的演講,這次有幸再次聽他的報告。他的報告題目是“貨幣分裂了價值”,他用生動的實例講述了資本的限度。同時指出,馬克思的《資本論》沒有過時,諸如,壟斷,甚至是國際壟斷;人的異化;剩余價值在生產與實現過程中的沖突與矛盾,財富分配不均,貧富差距越來越大,剝削,階級斗爭等等社會現象,《資本論》仍能在很大程度上分析與解釋當前世界面臨的各種問題。

另一位是來自以色列(Hebrew University of Jerusalem)女學者伊娃.露茲,她主講的題目是:“估值、賦值、貶值:性別和技術資本主義自我”,從文化與跨文化的視角揭示了性、性別,特別是女性對自我技術資本主義的依賴。在這個過程中,人的本性、天性、自然性都遭到了顛覆性的變遷;同時,由于人們對自我技術資本主義的消費,助長了對物的占有欲和資源的浪費,也泯滅了人應有的情趣和美學價值觀。所以,人應該進行“拯救現代靈魂和情緒”的治療,包括“文化自救”。伊娃.露茲教授長期從事跨文化分析與批判研究,對情愛、情緒、情欲、情感表達等有獨到的見解。

在閉幕式上,同樣有兩位大會主講報告:

一位是來自加利福尼亞大學的現年已經81歲的文迪.布朗教授。她的演講題目是“極右翼如何演變成自由黨”,她認為過去的三十年新自由主義政策成了人們日常生活中的“西方的民主”。右翼之風不斷地渲染民粹主義、地方保護主義、天主教價值觀,新自由主義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對西方自由的誤導。布朗教授是加利福尼亞大學伯克利分校第一位政治科學研究教授。

另一位來自德國(University of Jena)哈特穆特.羅薩教授,他的主講題目:“主體成長的建構:穩定互動與主體概念的共鳴”。他以馬克斯.韋伯理論關于“主體建構和文化建構”的理論陳述了歐洲面對的各種危機和挑戰,諸如:社會分裂、未來的不確定、極端復雜性等問題需要三個維度的共鳴(共識):各種事務間的,人世(社會)間的,生活世界總體性(縱橫交錯)間的。羅薩教授長期從事馬克斯.韋伯研究。

大會期間還安排了若干場“平行主題報告”,歐美國家許多老、中、青學者紛紛登臺演講,演講題目五花八門,既有微觀層面的社會學認知,也有宏觀的理論分析;既有大到世界與人類生存的問題,也有食品、服飾、醫療等吃喝拉撒睡等問題;當然,也有研究方法、概念、路徑上的新探索。在討論階段中(在希臘常常被稱為“論辨”)提問者、質疑者、求證者、舉證者和求學者發言十分活躍,有些問題也十分有趣,當然,也有分量和質量。

37個研究工作場的小組發言和討論也是精彩紛呈、視角如同多棱鏡萬花筒般地炫目,論題更是仁者與智者相疊加。比如,臺灣國立醫藥大學社會科學院的張博士關注了臺灣軍隊內的同性戀問題,并從心理健康和藥物治療等角度闡述了對這一問題的看法。多位歐洲學者談到了在業者工作壓力所帶來的各種社會、家庭、個人健康等問題。

但我也注意到,更多的選題是歐洲難民現象,以及由此給歐洲帶來的社會分裂、社會福利分配等問題。有關難民的教育、文化認同、職業培訓、心理問題、社會干預、國家政策調整等等問題都被重點關注。

開幕式是在雅典音樂廳舉行,能容納三千余人的坐席幾乎被坐滿。人們認真聆聽大會致辭和主題報告。這兩個項目結束后,由雅典管弦樂隊演奏了許多經典曲目。雖然演奏不夠一流,但是其音樂的感染力還是征得了大家的熱烈掌聲。之后,開始了招待會,西方人的Pubculture開始了。每個人端著酒杯不斷地與熟悉的和不熟悉的人聊著大天,太熱鬧了、太嘈雜了。這種社交方式不適合我,多年來我都不參與這個環節。

《大會手冊》顯示,閉幕式在雅典人類博物館舉行。我因身體原因沒能到會,錯過了兩個專題報告的演講詳細內容。閉幕式由晚八點至午夜12點,會有一個“大Party”送別所有參會者。足見希臘人的熱誠與待客之道。

據我在多個會議上了解到,這些學術會議的代表絕大多數人是自費。當然,多數人與他們所從事的教學或科研有關系,對于拓展自己的學術視野亦有好處;但也有人是對學術的熱愛,每次會議都可以看到學術“粉絲”們到場,他們尤其認真地聆聽與討論;也有一些人與度假聯系在一起,可能是通過“學術度假”達到“厚積薄發”、“以逸待勞”?傊,這是歐洲人的學術傳統。

對我而言,此次會議,雖然只選擇了幾場報告和討論,但是通過122頁的《大會手冊》可以了解很多學術思想和學術動態。

幾天來我還在思索一些問題,諸如:開會的目的是什么?如何開好一個會議?如何選好一個會議的主題?怎樣組織一個學術集體?怎樣組織一個會議?如何讓大家有一個富有成果的交流?什么是學術忠誠?什么是學術敬意?這些問題一直在腦中盤旋。

 

((2017年9月1-3日寫于雅典“學生與旅友客棧”;

完稿于2017年9月3日雅典市中心憲法廣場的咖啡館內)

 

 

 

 
中國藝術研究院 中國文化研究所 版權所有

電話(TEL):86-10-64813408  64813409  傳真(FAX):86-10-64813408

地址:北京朝陽區惠新北里甲1號·中國文化研究所   郵編:100029

 

广东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