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71zln"></var><var id="71zln"><video id="71zln"><thead id="71zln"></thead></video></var>
<menuitem id="71zln"></menuitem>
<ins id="71zln"></ins>
<var id="71zln"><dl id="71zln"><listing id="71zln"></listing></dl></var><var id="71zln"></var>
<menuitem id="71zln"></menuitem>
<cite id="71zln"><strike id="71zln"><thead id="71zln"></thead></strike></cite>
<var id="71zln"></var>
<var id="71zln"></var>

歡迎進入中國休閑研究網站

You Are Welcome to the Website of Chinese Leisure Studies

長沙老街的歷史魅影

——長沙老街閑游記


馬惠娣
中國休閑文化研究中心主任
(2018年5月20日)

 

長沙,老街,漫步。

老街 "西園北里",坐落在長沙市中心。這兒弄堂蜿蜒,青石鋪路,灰瓦粉黛,翠枝環繞。若不是游人到訪,這里定是"深深庭院鶯雀吟,日暖煙和翠柳沉"閑適安然的生活場景。

剛踏入老街便被一幅門楣懸掛的"拓荒書屋"所吸引。駐足,張望,情不自禁地步入書屋內。書屋布滿了書架,主人正在一方木桌前讀書。我快速地瀏覽了書架上的書,各種書籍品位不俗。我與書屋主人聊了起來。書屋的建立緣起老人2001年退休后為貧困地區的學校搜集和捐贈圖書而起,此后便一發不收地干了起來。尋書、藏書、捐書、管理公共閱讀圖書,這里成了西園北里社區居民的文化家園,也成了書屋主人老有所為的新事業。


拓荒書屋

 

老人特意帶我參觀了全部圖書的藏館,這個圖書藏館約有50余平方米,是他從各種渠道搜集或購買的。其中一個角落的半面墻整齊地碼放著不同年份的《新華文摘》。我說,這可是學者們重點查閱的資料呀,除了大型圖書館,在哪里還能查到如此之多呢?說不定,將來我也到你這里來看書、或查閱資料。老人告訴我,上海就有學者來過這里發現了所需資料,后來還寫來了感謝信,說著指向掛滿墻上的各種鏡框,表揚信、感謝信、捐書證書等等都被老人鑲嵌在鏡框里。我說,您好了不起呦!他說, 長沙人質樸,務實而不務虛。這兒出了好多名人。

臨別時老人向我贈書兩冊:由《中南?!樊媰跃庉嬑瘑T會編輯《中南?!樊媰?,1983年第二次印刷出版。畫冊內選有幾十幅珍貴的歷史老照片,記錄了中共中央和國務院在這里召開過的重要的歷史性會議的畫面,還有毛澤東、周恩來、劉少奇、朱德等老一輩革命家在此居住、辦公、接見外賓等場景。另一冊是由路振平編輯,中國國際廣播出版社于1993年出版的《王羲之草書入門》,同樣十分珍貴。編者用心奇巧,講解深入淺出,版式清朗簡潔,難得呀!難得。我怎么有這等奇緣奇遇!


錢江先生贈書

 

我與書屋主人說定:"我們以書結緣,以文會友,我回到北京也一定寄書于您"。老人又贈"書簽"一枚:正面錄有馬克思的話:"一個人應該活潑而守紀律,天真而不幼稚,勇敢而不魯莽,倔強而有原則,熱情而不沖動,樂觀而不盲目。"下方印有"拓荒書屋紀念"的刻章。書簽背面有"兒童文藝書目",介紹了十幾種圖書,諸如:《南斯拉夫當代童話選》、《拉比齊出走記》、《亞洲當代兒童小說選》、《新譯阿凡提故事》等等。

老人在書簽下留下了手書字體的姓名、通訊地址和電話:錢江,長沙市開福區湘春路西園北里69號,電話:18075122802。

若不是前面有"公務",這一天我肯定留在這里了。"書香"給長沙老街帶來了異樣的風情。

不遠處是"太平街",著名西漢政論家、文學家賈誼故居坐落于此。公元前177年至公元前174年,賈誼住在這里,時任長沙王太傅。也因此,"賈誼故居"被譽為"湖湘文化之源",至今已有2000余年。

顯然,"賈誼故居"做了精心的修復,賈太傅祠、賈誼祠后的大觀樓、賈誼所鑿之"太傅井"、井旁有一石床,為賈誼當年原物。宅前有兩塊碑石,左右各一,高約丈余,字跡剝蝕難以辨認。故居庭院內新矗立巨石一塊,上書寫"民之治亂在于吏,國之安危在于政"。賈誼2000余年前治國理政的理念至今震人發聵。所以,毛澤東寫詩稱"年少崢嶸屈賈才"。新修復的故居,修舊如舊,真實感人,令人敬而生畏。


賈誼故居

 

從"書香"老街一下子穿越到2000年前政治家偉大的抱負中來,驀然間心中升騰了敬畏長沙、敬畏老街的情愫。

"都正街"入口處"天下都正"匾額高懸于入街口的牌樓上方。一下子就讓人聯想到:正氣凜然、正大光明、堂堂正正、正氣浩然等詞句。這里一定是繁華盡處,遺世獨存之地。雖,商鋪林立;然,藝術情調十分誘人。社區劇場內正演繹著湖南花鼓戲,一出"劉??抽?quot;讓觀眾如癡如醉,流連忘返。老街、老調、老情趣、老技藝、老記憶正煥發著時代的新氣息,也注定吸引游客在這里駐足體味與品賞。


社區劇場

 

"坡子街"在長沙可謂歷史悠久,史上這里"四時恒滿金銀器,一室常凝珠寶光"。20世紀初葉,就有日、英、德、意等國商人在坡子街開設洋行。足見當時坡子街的繁盛與開放。如今,這里的"火宮殿"正匯聚湖南各等美食,吸引天下食客造訪。一道"無黃雞蛋菊花湯"精致無比,半顆蛋白切成千葉菊狀,置于碗中的清湯中,散開得猶如一大朵白色的"千葉菊",點綴幾片綠葉,看上去美不勝收,令人不忍下箸。實實在在的藝術佳作!這道手藝足以入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中。也見長沙老街飲食文化底蘊之深厚,制作之精良。難怪一百多年前有那么多的外國商家入駐此地。

服務員介紹說,毛澤東曾于20世紀50年代初到長沙此館就餐,他一邊品嘗,一邊幽默地說:"火宮殿里的臭豆腐,有三個特點:聞起來很臭,看起來很臟,吃起來很香。"并欣然提筆,寫下了"長沙火宮殿的臭豆腐聞起來臭吃起來香"幾個蒼勁有力的草書。

懷舊、鄉愁、驚嘆、贊譽,令路人紛紛駐足、品賞與抒懷。

長沙作為一座古城,"岳麓書院"不能不去。作為世界上最古老的學府之一,其古代傳統書院建筑的建筑格局至今被完好保存,真可謂歷經千年而弦歌不絕,學脈延綿。公元1015年,宋真宗御筆賜書"岳麓書院"四字門額。史記:公元1167年,朱熹來訪,與張栻論學,舉行了歷史上有名的"朱張會講"。推動了宋代理學和中國古代哲學的發展。也讓長沙這座古城人文浸染、氣宇非凡。

路遇一沈陽女性游客,只身一人。聊天中得知,此行目的給尚未入小學的孩子選擇未來的大學,已先后去過北大、清華、復旦等名校,可來至"岳麓書院"讓她神而往之,"猶之詩、賦、古文以及時藝,其中人才輩出,一人勝似一人。"不在這里,另有何處?沈陽女性游客陷入沉思。

筆者也在這里意外收獲了清乾隆年間一代鴻儒王九溪先生"讀經"、"讀史"六法。"讀經六法":一正義, 二通義, 三余義 ,四疑義, 五異義 ,六辨義 ;"讀史六法":一記事實,二玩書法,三原治亂, 四考時勢, 五論心術, 六取議論。言簡意賅,其寓意與方法縈繞于心。又一巧遇與偶遇。

橘子洲頭,以岳麓山為鄰,與湘江水作伴,風光獨特。更因毛澤東在青年時代就讀于湖南第一師范時,常會同學友到洲頭搏浪擊水,在此議論國事。1925年,他揮就膾炙人口的詩篇《沁園春·長沙》,引無數游人到此。講解員說:橘子洲頭是長沙市的"大客廳"張開雙臂歡迎八面來客。全部景點免費開放,足見長沙人的慷慨、正道。

"烈山公園"安臥于城市中心,這里郁郁蔥蔥,青松翠柏。在老街中,同樣還有許多近現代史上的文化名人和革命志士的故居都得以修復,銘記了長沙的歷史,中國的歷史。這是長沙人對文化歷史的敬畏,對三千年城市人文的世代追隨。

作為一次體驗和游歷,在這里嗅到了書香,欣賞了傳統的社戲表演,體察到了"火辣辣"長沙人熱情似火的待客之道。當然,這里的美食,手工制作,湘繡,社區書屋,市民庭院等等都會令人流連忘返。

當代的長沙,正將歷史與現代、傳統與時尚、昂揚與激情、昌隆與古樸、人文與才藝、繁忙與安嫻有機、有序地混搭在一起。讓格調與品位俱在、傳承與創新并存、火熱與靜雅相攜,折射出長沙人忙中偷閑的高超智慧。讓我們的步子慢下來,慢下來!回歸生活,品味人文,致敬文化。

發展休閑旅游,最重要是用文化力量發現老街區的歷史積淀。長沙市政府和旅游部門,在新的轉型過程中對城市文化的再定位,不單單是提出老街區、老長沙的概念,而是正在修復長沙這個老城、老街的歷史文脈 ,歷史記憶,生活記憶,為當代城市歷史的復興提供了值得參考的樣本,為輕盈民生開了個好頭。為他們點贊!

 

 
中國藝術研究院 中國文化研究所 版權所有

電話(TEL):86-10-64813408  64813409  傳真(FAX):86-10-64813408

地址:北京朝陽區惠新北里甲1號·中國文化研究所   郵編:100029

 

广东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