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71zln"></var><var id="71zln"><video id="71zln"><thead id="71zln"></thead></video></var>
<menuitem id="71zln"></menuitem>
<ins id="71zln"></ins>
<var id="71zln"><dl id="71zln"><listing id="71zln"></listing></dl></var><var id="71zln"></var>
<menuitem id="71zln"></menuitem>
<cite id="71zln"><strike id="71zln"><thead id="71zln"></thead></strike></cite>
<var id="71zln"></var>
<var id="71zln"></var>

歡迎進入中國休閑研究網站

You Are Welcome to the Website of Chinese Leisure Studies

從改革開放一路走來

追憶于光遠奠基中國休閑學的日子

文/人民政協報記者 紀娟麗

2018-07-27 期10版

 

紀念改革開放40年,于光遠是一個不得不提的名字。

40年前,于光遠參與起草十一屆三中全會主題報告《解放思想、實事求是、團結一致向前看》,此報告拉開了我國改革開放的大幕。

2013年,98歲的于光遠去世,他曾希望在悼詞寫上:“大玩學家于光遠與我們永別了。他走了,我們還是要玩。這正是于光遠希望人們做的事情。”

一面是改革開放的重要參與者與見證人,一面是始終關切人們生活方式的中國休閑學奠基者,人們不知道的是,于光遠的這兩面,其實都與改革開放息息相關。

改革開放40年,也是中國休閑學從無到有的40年。本期獨家專訪中國休閑文化研究中心主任馬惠娣,走近其恩師于光遠為中國休閑學奠基的日子。

◎改革開放初期,于老已關注生活方式問題

關于40年前那段永遠載入史冊的日子,馬惠娣不僅從文獻中,而且從長期與恩師的接觸中,深情地回憶了于光遠作為一個思想家為中國改革開放和奠基中國休閑學所做的努力。

一封曾被于光遠珍藏的鄧小平手稿,用鉛筆寫在16開白紙上的3頁近500字,正是改革開放宣言書《解放思想、實事求是、團結一致向前看》一文的提綱。當人們的目光聚焦于此時,馬惠娣驚異地發現,在中共十二屆三中全會公報中,有三段關于“生活方式”的論述。

“經濟體制的改革,不僅會引起人們經濟生活的重大變化,而且會引起人們生活方式和精神狀態的重大變化”……

“在創立充滿生機和活力的社會主義經濟體制的同時,要努力在全社會形成適應現代生產力發展和社會進步要求的,文明的、健康的、科學的生活方式,摒棄那些落后的、愚昧的、腐朽的東西”……

“這樣的生活方式和精神狀態,是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的重要內容,是推進經濟體制改革和物質文明建設的巨大力量。”

依馬惠娣推測,這份文件中對“生活方式”的表述來自于光遠。之所以這樣推測,來自于她查閱這一時期的學術文獻時的發現,那時,于光遠的很多文章和社會考察,均涉及生活方式問題。

20世紀80年代初期,于光遠提出:“抓生活、促生產”,這是對當時長期統治人的“抓革命、促生產”觀念的顛覆,他在多家報刊上發表文章:

“我們應該研究人民群眾的消費、生活和生活方式問題,使人民群眾在現有經濟條件下生活得更美好、幸福和健康……一方面幫助群眾樹立正確的生活方式,包括審美觀點,讓他們自己安排好自己的生活;另一方面,通過生產和消費正確結合的辦法來指導消費。”

“現代人,應該具有很高的文化素質……離開了這些文化要素,也就沒有十二屆三中全會提出的與現代生產力發展和進步要求相適應的生活方式。增強生活中美的文化要素,一要增加和提高客體中美的要素;一是提高接受美的主體的審美情趣和能力。”

分析于光遠對人們生活方式關切的原因,馬惠娣說,于老全面繼承了馬克思主義人文主義的情懷,性情中充滿了浪漫主義,比如艱苦的戰爭年代,在延安窯洞的油燈下,翻譯恩格斯的《自然辯證法》,勞累的時候,他以翻譯馬克思寫給燕妮的愛情詩作為消遣的方式。在改革開放初期,于光遠多次赴國外訪問考察,國外旅游業、博物館業的發展給他很多啟示。例如,1983年5月,他從西班牙訪問回國后,曾寫過題為“要在對旅游者生活方式進行研究的基礎上發展旅游業”的文章,呼吁要重視對旅游者生活方式的研究。那個時候他就指出:旅游,不僅是具有經濟屬性的文化事業,也是具有文化屬性的經濟產業。

◎奠定中國休閑學基礎

隨著改革開放的深入,如何建立與現代生產力發展和進步要求相適應的生活方式?一直是于光遠十分關注的問題。

幾乎與改革開放同期,于光遠開始寫大量的文章,談生活方式、旅游文化、酒文化、餐飲文化、花卉文化、度假文化等與生活情趣相關的話題。

20世紀80年代,于光遠在中國社會科學院任職,他建議中國各駐外使館的研究室了解駐在國國家機構設置情況,以供我國機構改革參考。隨后,他在材料中發現———法國內閣中有一個“業余部”。

“于老說,法國政府對業余時間問題的重視,說明了閑暇的價值。馬克思說:人們有了充裕的休閑時間,就等于享有了充分發揮自己一切愛好、興趣、才能、力量的廣闊空間,有了為‘思想’提供自由馳騁的天地。在這個自由的天地里,人們可以不再為謀取生活資料而奔波操勞,個人才在藝術、科學等方面獲得發展,個人的充分發展又作為最大的生產力反作用于勞動生產力。”馬惠娣說,于老對閑暇的思考,不久體現了其巨大價值。

對于中國休閑學研究來說,1995年是一個標志性的年份。

那一年5月,我國實行“每周五天工作制”。隨著改革開放的深入,我國在與國外交流中發現,當時世界上有100多個國家已經實行了五天工作制,與短工時相對應的是這些國家生產的高效率與低能耗,以及科學、教育、旅游等第三產業的大發展。

制度一經出臺,于光遠就敏銳地意識到“休閑”將作為一個新的社會文化現象凸顯于人的生活中,在他看來,休閑,不僅是一個生活表象、生活內容,本質上是如何讓人自由全面地發展,其中孕育著社會生產力發展的新規律。兩個月之后,在他的牽頭下,中國首個“休閑文化研究小組”成立,馬惠娣正是這個小組的首批成員之一。

“那一年,于老已整整80周歲。但他思想敏銳,對新生事物不僅有捕捉的能力,而且充滿激情和熱情。”馬惠娣回憶說,小組定期聚會,對休閑理論、人們的生活方式、休閑現象進行討論。在一次會議上,于老還提議,由她主持一個哲學咖啡屋,希望中國的學人像巴黎人那樣坐在巴黎左岸,喝咖啡談哲學、科學、藝術,相互碰撞思想火花。“不難看出于老人心中的浪漫,思想中的人文精神。”

休閑研究不能僅限在小圈子里,得讓更多的人了解和參與,2002年10月,中國首屆“休閑與社會進步論壇”舉行,作為中國休閑學界的一面旗幟,于光遠出席并發言。至今,中國休閑與社會進步年會仍是中國休閑學界的權威會議,每年舉辦一次。

◎休閑研究服務國計民生

回首跟隨于光遠從事休閑研究的歷程,馬惠娣百感交集。

“中國休閑學研究從無到有,得益于改革開放的大背景。作為中國開放政策的重要參與者,在促進國家經濟建設的同時,關注到人們的生活方式,正是于老的過人之處。”馬惠娣說,他總是見人所未見,發人所未發,是一個思想敏銳的理論家。

1996年底的一幕讓馬惠娣至今記憶猶新。那一年,中國軟科學學會年會上,她有一個大會發言,題目是:休閑,人類美麗的精神家園。沒想到的是,等待她的,是一個個質疑的目光,甚至是憤怒的聲音。

“你這是倡導資產階級生活方式!”

“你知道中國還有9億農民嗎?”

……

當時,剛開始接觸休閑學研究的馬惠娣“有點傻了”。“可以想象,在更早時期,于老提出生活方式問題時遇到的阻力,但他始終不懼冷言冷語,堅定地表示,社會主義建設,包括社會主義生產及其他活動,都是為了改善勞動者的生活。”

1996年,于光遠發表題為《論普遍有閑的社會》長文,深刻地指出:“爭取有閑是生產的根本目的之一。閑暇時間的長短與人類文明的發展是同步的。從現在看將來,如果閑的時間能夠隨著生產力的發展進一步增加,閑的地位還可以進一步提高。這是未來社會高速發展的必然規律。”還說:“休閑是帶有規律性和生活本質的社會現象。”因此,“休閑研究,既是哲學的實踐,又是實踐的哲學。”

在休閑生活中,于光遠看到人們將休閑簡單地等同于消費的問題,因而憂心消費將引起的倫理問題,比如過度的商業化、資源的浪費、環境的污染等。多次引用馬克思的文獻,說明消費價值在于“生產出生產者的素質”。

于光遠的學術思想來源于他對社會的關切,他經常坐輪椅,走社區,做深入的社會調查。于老的觀察很仔細,指著一位正在打乒乓球梳長辮子的女同志說,“她常在這里打乒乓球,具體情況怎樣,是否下崗,還是或退休?平日的閑暇時間如何分配?小馬,可以做做個案調查。”2000年前后,他發現,打麻將是一個普遍的社會現象,當時社會上甚至流傳這樣一句話,“十億人民九億麻,還有一億在觀察”??梢妳⑴c人數之多,而各地游戲規則卻不太一樣,有些地方,麻將還成為賭博工具,頗受詬病。

關注到此情況,于光遠找到國家體育總局。2003年12月,他參加并主持了“首屆中華麻將論壇暨公開賽”,并在會上指出:把麻將用于賭博,乃人的問題,而非麻將之過。在他的建議下,世界麻將組織成立,他擔任了首屆主席。

“就麻將這個游戲,于老曾經問過我,‘小馬,你知道博弈論是怎么發明出來的?”于老告訴馬惠娣,博弈論原理來源于撲克牌游戲,他希望中國人在麻將游戲中有科學上或數學上的發現。2000年初,他就建議在中關村成立“國家游戲研究院”。

腳步所及,視野之內,于光遠關注的休閑現象還有很多。例如,隨著人們生活水平的提高,他關注到衣服不僅作為遮體的工具,還承載著人們對氣質、美以及個性的追求。“于老的關注點非常細,也特別貼近人們的生活。”

于光遠深入基層、善于觀察、勤于思考的精神,治學的熱情與激情也深深影響著馬惠娣。上世紀90年代,馬惠娣成為早期的互聯網用戶,為自己的學術打開了一個新視界,同時也為中國與西方的學術交流搭設了橋梁。1998年,她訪問美國時,帶回了數本美國學者的著作。在于光遠的支持下,這些著作變成了“西方休閑研究譯叢”(第一套),填補了我國學術界在這方面的空白。這套“譯叢”2000年面世,不久便售罄,后來又加印第二版,對中國休閑學與世界的對話產生積極影響。

40年,我國改革開放波瀾壯闊,促進了經濟社會的巨大發展,生活方式的極大轉變,慶幸的是,在于光遠的帶領下,我國休閑學研究伴隨著改革開放,步履堅定地一步步走來……

 

 
中國藝術研究院 中國文化研究所 版權所有

電話(TEL):86-10-64813408  64813409  傳真(FAX):86-10-64813408

地址:北京朝陽區惠新北里甲1號·中國文化研究所   郵編:100029

 

广东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