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71zln"></var><var id="71zln"><video id="71zln"><thead id="71zln"></thead></video></var>
<menuitem id="71zln"></menuitem>
<ins id="71zln"></ins>
<var id="71zln"><dl id="71zln"><listing id="71zln"></listing></dl></var><var id="71zln"></var>
<menuitem id="71zln"></menuitem>
<cite id="71zln"><strike id="71zln"><thead id="71zln"></thead></strike></cite>
<var id="71zln"></var>
<var id="71zln"></var>

歡迎進入中國休閑研究網站

Welcome to the Website of Chinese Leisure Studies

在“自產食蔬”國際合作項目田野工作培訓班上的致詞提綱

沈愛民

2019年3月12日

 

“自產食蔬”國際合作項目今天舉辦田野工作培訓班,負責人馬惠娣邀請我參加,我感到很榮幸。我不是這個領域的專家,參加活動是個打醬油的,向大家學習吧。想說兩點想法。

一、這個課題有意思

我覺得,在科學上,有意思的領域和題目,通常也是有生命力的。這個課題有趣之處,可以從兩方面看。

第一,從組織形式看。

首先,這是自然辯證法研究會的國際交流課題。我長期負責研究和管理學會的工作。在我印象中,學會在國際學術交流歷史中,有著特殊的地位和作用。在科技發展的初期,比如16和17世紀,跨越國家、制度和民族的科學交流的實現,很大程度上依靠科技團體的民間渠道。很多學會從成立之日起,就把國際科學交往作為主要職能之一。歐美學會在早期活動中,非常鼓勵外國科學家參加學會活動,并吸收為會員。學會的這一傳統至今仍發揮突出作用,絕大多數國際科技組織都是非政府性的。在國家的對外科技交往中,學會仍然是重要媒介和代表。中國學會這方面也做了很多工作,不過,仍然需要加強。

從具體組織模式看,這個課題組織模式也很好。中國自然辯證法研究會休閑哲學專業委員會與英國開放大學、捷克社會科學院社會學所共同組織,貴州師范學院、桂林旅游學院、遼寧師范大學、成都紡織高等??茖W校和成都游憩環境設計技術研究院參加。

自產食蔬作為新的學術方向,涉及生活哲學、自然哲學、生態多樣性、環境倫理、資源循環、生活美學、休閑生活方式、閑暇時間利用等跨學科問題。新的學術觀點、科學思想的產生,往往出自學科、專業的交叉點。我們不同國家、不同高校和研究機構、不同地域的專家學者共聚一堂,有利于聚集各方智慧,思想的碰撞和激活,產生創新思想。你有一個蘋果,我有一個蘋果,彼此交換,我們手里還是一個蘋果。你有一個思想,我有一個思想,彼此交換,我們就有了兩個思想。不僅如此,你有一個思想,我有一個思想,彼此碰撞,就有了第三個思想,以及第N個思想。很多好的東西都是交流、碰撞以及拼配出來的,比如茶,比如葡萄酒,學術活動也是。所以,這個課題的成果,令人期待。

 

第二,從課題內容看

參與過馬惠娣女士的課題,她在許多有潛力的研究領域都卓有建樹。她的課題有個共性,都是在開始不被關注,而逐漸成為顯學。比如休閑學,我參加的時候,連這個學科名字都沒聽過,現在已經引起廣泛關注。而馬惠娣女士是國內這個領域的領軍人物之一。

這次的“自產食蔬”研究也是如此,我挺看好這個課題。

看起來都是小事,房前屋后種菜,不過,正如課題有關資料所言,這項研究是以小見大,以“微觀”鑄“宏觀”。

我國現在提出要大力推進生態文明,這是個很宏大的概念。“自產食蔬”課題看起來很小,但是,兩者核心理念是完全一致的,都主張人類要與自然和諧相處,主張崇尚自然、順應自然、保護自然。

我們有個毛病,喜歡提大口號,宏大理念,重大戰略,但經常不能落地。我們保護環境,需要落在實處,也需要融入日常生活,倡導“日常物質環境主義”。

北京市很多胡同,有個微花園項目,與我們這個課題相近,也是倡導胡同居民,在房前屋后種花,建設微型花園。

女兒有個小團體,每個星期限制自己產生垃圾的數量,比如不能超過多少。她們一個星期的限額,差不多趕上我一個星期的了,我也要學習改進。我女兒公司晚上有免費晚餐,但是用快餐盒裝好的,大家帶回家。我女兒為了減少包裝,不吃公司免費提供的晚餐,自己回家做一點。

“自產食蔬”項目其實符合我們國家的傳統文化和生活習慣。我的朋友,只要在郊區有院子,都種植蔬菜。我成長過程中,我們家一直搬家,無論搬到哪里,我的母親一直養雞種菜,我父親都種樹種花。

“自產食蔬”的特征,是自產自食,不售賣,可贈予親朋好友。福建惠安小鎮,物業特地為業主提供可供自己開墾的菜地,讓業主培育果蔬,收獲蔬菜水果放在社區中心廣場,居民隨便拿,拿多少都可以,不要錢。有剛來的居民會拿很多,居民說,不要緊,時間長了就不會了。

這話好:“不妨讓我們先從最基本的食物開始,用負責的態度為改善一個脆弱地球環境作一點微薄的努力,去改變我們的不良習慣,相信這些微小的舉措,對于自我的身心健康,以及整個地球及人類社會的持續發展,都具有不可低估的作用。”

我們需要倡導這些理念,是我們保護環境和生態,成為日常的自覺行為。

 

二、如何做好這個課題

有兩點建議:

1.做實事,接地氣。

不要高大上,不要玩兒概念,不要動不動說文化。中國什么都可以扯上文化,酒文化,茶文化,打麻將也是文化。文化搭臺,經濟唱戲。其實有句話,叫做最厲害的破壞,都是以“文化”之名。其實文化是好話題,現在,不但生態環境水土流失嚴重,文化水土流失也很嚴重,都沒什么文化。

這次是田野調查培訓班。多年以來,那些走在田埂上的學者,是我一直尊敬的真正學者。

《江村經濟》,是費孝通的倫敦大學的博士論文。雖然是博士論文,但是不晦澀,很樸素,很細膩,很多人拿到后是一口氣上讀完。他做了深入鄉村調查,對 農民的消費、生產、分配和交易等,做了詳盡的資料和客觀系統的描述。有專家認為,這部書“是人類學實地調查和理論工作發展中的一個里程碑。”

中國的農民農村改革,我認識一大批學者,包括年輕人,在做腳踏實地的研究。他們不在意發表論文,不在意評定職稱,大部分時間不在辦公室里,不在會議上,而是在田間地頭。他們也不搞投資,引進項目。他們也不怎么提鄉村建設,不怎么說農村經濟組織創新和制度創新這些大詞。他們直接和農民商量,說的都是非常具體的事情。你沒錢買化肥?那咱們成立個互助組,大家湊錢多買一些,價格能便宜幾十塊。想種藥材找不到錢?那這樣吧,我們出1000元,不要利息和收益,你們每家出100元作為一股,成立合作組。在我的眼里,這些學者,都是中國發展的真正脊梁。

2.要符合國際規范,也要符合國情

舉個國情例子。廣東有個建筑師,他的事務所負責規劃他母親居住的小區,在中心大樹下種了一圈玫瑰。很美麗,很好看??墒?,過了不久,有幾棵玫瑰就被居民拔掉了,種上了菜。再過幾天,全部玫瑰花都成了菜。而最早拔花種菜的,正是這位建筑師的母親。

回到我們的課題,調查問卷很細致,很科學,有助于后期整理分析。不過,似乎不夠中國化,被調查者的思維和語言習慣可能會受影響。我沒有看到現在翻譯的調查問卷,看到一份過去的,應該是臨時翻譯沒有加工的。

其中有些詞匯不一定合適。比如,具體種植了什么?表單上有無核小葡萄干、李子、酸櫻桃……,應該選擇適合我國,適合貴州的蔬菜水果品種。還比如,你是園丁會的成員嗎?應改成,你是農村專業技術協會、農民專業合作社的成員嗎?

包括調查表的翻譯,應該翻成通俗易懂的白話。比如,不使用任何鐵氧體的肥料?看不懂。只使用工業生產的肥料?直接說化肥吧。土壤耕作方式?用于生長食物的土地的使用范圍?調查表的翻譯,不僅是翻譯問題,其實也是一種適合國情的課題資料研究內容。

否則,直接影響填表積極性、準確性和回收率。當然,這些可能已經都考慮到了。

提到回收率,這里還有一個國情,樣本量。根據我過去組織課題的經驗,回收是個重要問題,回收率低,是調查中的常見現象。必須保證一定的樣本量。在中國公眾素養調查樣本量是6萬份,而在美國當年米勒只用2千。看具體情況,但是顯然不宜太少,否則缺乏統計學意義。應該采取一些措施,保證問卷回收率。

這些意見供參考。謝謝大家。


 
中國藝術研究院 中國文化研究所 版權所有

電話(TEL):86-10-64813408  64813409  傳真(FAX):86-10-64813408

地址:北京朝陽區惠新北里甲1號·中國文化研究所   郵編:100029

 

广东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