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71zln"></var><var id="71zln"><video id="71zln"><thead id="71zln"></thead></video></var>
<menuitem id="71zln"></menuitem>
<ins id="71zln"></ins>
<var id="71zln"><dl id="71zln"><listing id="71zln"></listing></dl></var><var id="71zln"></var>
<menuitem id="71zln"></menuitem>
<cite id="71zln"><strike id="71zln"><thead id="71zln"></thead></strike></cite>
<var id="71zln"></var>
<var id="71zln"></var>

 

“中國學人休閑研究叢書”出版發行

 

 

 

 

 

 

 

 

 

 

 

 

 

 

 

 

 

 

科學技術對人類做出的最重要的貢獻之一,是將人類從繁重的體力勞動中解放出來,使當代人付出的社會必要勞動時間越來越少,而閑暇時間越來越多。馬克思曾極富預見性地指出:……那時,衡量財富的價值尺度將由勞動時間轉變為自由時間。毋庸置疑,普遍有閑的社會正快速地向我們走來。

我國自19955月起,開始實行了5天工作制,1999年實行“三個長假日”,全年有三分之一的時間是在閑暇時間中度過。休閑作為一個新的社會文化經濟現象,對人的日常生活結構、社會結構、產業結構以及人的行為方式和社會建制正在產生深刻的影響。因此,研究休閑與社會發展的互動關系,構成了一個在理論、實踐與政策等層面上都必需高度重視的問題。我國著名學者于光遠、成思危、龔育之主編的“中國學人休閑研究叢書”:《論普遍有閑的社會》、《民閑論》、《走向人文關懷的休閑經濟》、《休閑:人類美麗的精神家園》、《中國公眾休閑狀況調查》,共5本,近日由中國經濟出版社出版發行。本套叢書較系統地探討了有關休閑的理論與實踐問題。對于什么是休閑?為什么休閑?、如何休閑等問題做了較系統的闡述。

     于光遠著《論普遍有閑的社會》,以戰略思想家的眼光,論述了休閑與社會進步的關系,深刻地指出:“‘閑’是生產力發展的根本目的之一,閑暇時間的長短與人類的文明進步是并行發展的——從現在看將來,如果不屬于閑的勞動時間隨著社會生產力的發展能夠進一步減少,閑的地位還可以進一步提高,這是走向未來經濟高速發展的必由之路!闭菑倪@一思想出發,于光遠先生特別指出:“休閑是人們對可以不勞動的時間的一種利用,它是人的行為,是可以自我做主的。人們可以選擇這種或那種休閑方式。不同的休閑方式需要不同的休閑產品和所需的服務。因此,發展休閑產業就不僅僅是一個企業行為或者經濟行為,而且更能對人的自由全面的發展提供保障,對增強人的創造能力提供社會支持條件。本書還涉獵玩學、競賽論、旅游經濟、休閑項目創新等問題。

     陳魯直著《民閑論》,作者以深厚的馬克思主義理論素養,系統地整理了馬克思關于“勞”與“閑”關系的論述,闡釋了馬克思在《共產黨宣言》中提出的“每個人的自由發展是一切人的自由發展的條件”的思想精髓。作者認為,正確地認識“閑”對當代社會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通過“閑”,不僅可以促進人的多方面發展,進而完善人,提升人,從內在方面提高勞動者的素質,而且還可以通過提升人,促進人與自然的和諧、人與人之間的和諧、人與社會的和諧。作者謳歌了“閑”的價值,認為在如今競爭激烈的社會,人們應該調劑出“懶散”的時間,率性為之,減少物欲,從容生活!伴e”才讓我們停下腳步去欣賞花園的美麗、茗茶之愜意、體察世間之美好。馬克思關于“閑與人的全面發展”的許多精彩論述在中國還鮮為人知,作者直接從原文中考察。這對從事休閑研究的人來說,是難得的一部參考文獻。

馬惠娣、張景安主編的《中國公眾休閑狀況調查》,是文化部重點課題“閑暇時間:我國公眾文化精神生活現狀的調查與研究”和科技部課題“發展我國城市社區科普工作與提高公眾文化精神生活質量的對策研究”兩個課題的研究成果。數十位學者利用近三年的時間對我國公眾休閑狀況做了一個初步的調查。從調查的情況看,整個國家的進步和人民生活質量的提高是不容置疑的現實,但公眾休閑狀況存在的問題依然嚴峻。尤其在低薪階層、弱勢群體、老年人群體、青少年群體、非在業者群體中情況更是不容樂觀。從總體上看,被調查城市居民的閑暇時間有明顯的增加,但閑暇時間數量和閑暇活動質量相比,后者是薄弱環節。閑暇活動單調、活動種類不豐富、趣味不高雅,仍是當前存在的主要傾向。如何開發“以閑暇時間形態存在的社會資源”仍是今后相當長時期的任務。本報告,呼吁政府在全社會范圍內開發“以閑暇時間形態存在的社會資源”,加強國民的休閑生活教育,充分認識“閑暇時間”的價值,引導廣大人民群眾學會聰明地用“閑”,營造科學、健康、文明的休閑生活的社會氛圍,以共同建造我們幸福的生活和美好的未來。

馬惠娣著《休閑:人類美麗的精神家園》,是她10年學術研究中部分文章的集結,分“休閑理論”、“休閑文化”、“休閑經濟與休閑產業”、“休閑問題概述”四個部分,從跨學科的視野論述了休閑哲學、休閑文化、休閑經濟、休閑產業等若干方面的問題。其核心思想是:休閑在人類文明進化的歷史中具有重要的文化價值,是人類精神家園的一種境界;休閑是人類自省與沉思的產物,是探索人的本質、生活目的一把“鑰匙”。作者特別認為,中華民族具有五千余年的悠久歷史,在休閑文化方面,有著獨特的理解方式和行為方式,是世界文化寶庫中一顆璀璨的明珠。幾千年前中國的圣賢們,對“休閑”二字就有極精辟的闡釋,“休”倚木而休,強調人與自然的和諧;“閑”通嫻靜、思想的純潔與安寧,”從詞意的組合上,表明了休閑所特有的文化內涵和價值意義。繼承、發揚文化傳統的寶貴遺產,構建當代休閑理論,應是中國學者義不容辭的責任。

馬惠娣著《走向人文關懷的休閑經濟》,是她承擔國家軟科學課題“休閑產業將成為我國經濟新的增長點的對策研究”的結項之作。此書歷時4年半,參閱了大量的文獻。本書共十章,論述了休閑經濟、休閑產業、休閑消費的本質問題,以及與休閑相關的人文關懷、城市問題、環境問題、教養問題。本書是從人文學科的角度觀察未來經濟的發展趨勢,認為,我們正在進入普遍有閑的社會;休閑創造了新的經濟。而休閑經濟作為一個新的研究領域、實踐領域、生活領域與經濟發展領域將倍受人們的關注,同時,它將演繹人類社會發展的新規律。休閑經濟的出現也將使傳統經濟形態發生變化——經濟資本、文化資本、社會資本將重組未來經濟。休閑經濟的目標是“以人為本”,強調“低代價、高效益”,注重開發無形資源替代有形資源,以實現物質財富與精神財富相平衡。

正如于光遠先生在這套叢書的“序”中所說,“在發達國家,進入普遍的有閑社會要比我們早許多年,因此,西方學者早在一個多世紀前就開始關注人的休閑生活,探討‘勞’與‘閑’的關系,認識“休閑”的價值,普遍地進行休閑教育。在這方面已經形成了較系統的理論體系。閑暇時間增多當然是好事,可以使人在閑暇時間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可以將勞動從‘謀生手段’到‘樂生要素’,可以多方面地發展自我,由此真正提高勞動者的素質。但是,長期以來我們對休閑充滿偏見。一說到閑,就是閑生是非、玩物喪志等等。然而,社會的進步不會以人的意志為轉移,只要科學技術不斷地向前發展,普遍有閑的社會就會快速地向我們走來,實踐已經證明。正是基于這樣一個時代背景,我們在10年前成立了一個休閑文化研究小組,大家經常地召開學術沙龍,關注休閑問題,討論休閑問題,研究休閑問題,F在出版的“中國學人休閑研究叢書”正是這些年的學術積累。無論是哲學層面的討論、經濟層面的觀察、馬克思主義的論述,其核心問題是希望喚起社會對休閑問題的重視,喚起學界同人的參與,為普遍來臨的有閑社會共同作好理論準備!

此套叢書出版的理論意義在于:通過哲學、社會學、經濟學多層面的分析與論證,將當下人們概念中一般意義的“休閑”上升到理論與學術的層面,揭示休閑的本質,讓我們思索發展為什么是硬道理,厘清休閑與社會發展的關系,揭示馬克思主義與人的全面發展的理論內涵,有助于社會的和諧發展。其實踐意義在于:使我們正確、科學、理性地理解休閑的內涵,幫助人們科學、積極、合理、有益地分配生命中的休閑時間。對個體的人來說,休閑不僅僅是一個如何增加量的問題,而是如何改變“質”的問題。對于政府部門而言,人的休閑本質的變化可以成為社會進步的一把標尺,建立和制定相應的機構和政策,支持和鼓勵人們體驗更富有意義的休閑行為,比如:自愿者、環保、慈善事業、社區服務、人際交流、敬老愛幼、扶危濟困等,形成健康的生活方式、運動方式;同時,促進政府開拓休閑產業市場,改善休閑服務質量,解決就業;有助于政府和各界對休閑在社會發展中的價值做一全方位、多側面、多角度的審視。

   鐘恕/文         

2005127

 

 

 

 

 

 

 

 

 

广东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