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71zln"></var><var id="71zln"><video id="71zln"><thead id="71zln"></thead></video></var>
<menuitem id="71zln"></menuitem>
<ins id="71zln"></ins>
<var id="71zln"><dl id="71zln"><listing id="71zln"></listing></dl></var><var id="71zln"></var>
<menuitem id="71zln"></menuitem>
<cite id="71zln"><strike id="71zln"><thead id="71zln"></thead></strike></cite>
<var id="71zln"></var>
<var id="71zln"></var>

歡迎進入中國休閑研究網站

You Are Welcome to the Website of Chinese Leisure Studies

 

答《旅游學刊》記者三問

馬惠娣
2006819日)

 

一、“休閑元年”???


  我注意到有人提出2006年是中國“休閑元年”,媒體也曾大勢地宣傳。
  什么是“元”?其中的意思是“初始”、“第一”。那么,“休閑元年”意味著2006年開始有“休閑”,而以往是沒有的。
  當然,對某個個體來講,2006年可以成為他自己的“休閑元年”,因為,也許對他(自己)來說,他在這一年剛剛知道有“休閑”一詞或一事存在。
  我想,這是對“休閑元年”的一般性解釋。
  事實上:
  休閑作為一種生命狀態,從人類誕生以來就已存在;
  作為一種生活方式,在中國1995年實施每周5天工作制、1999年“三個長假”以來,休閑就成為民眾生活方式的內容;
  作為一個概念,20世紀90年代初期,“休閑衣”、“休閑帽”、“休閑鞋”,近些年遍布城鄉大街小巷的“休閑廣場”、“休閑娛樂”、“休閑體育”等等更是無處不在,家喻戶曉;
  作為一門學科,2000年“西方休閑研究譯叢”5本書首次在中國出版;1995年于光遠先生就休閑文化研究小組;1996年發表文章“論普遍有閑的社會”;
  作為一種產品,更是多得不得了,什么主題公園、娛樂園、休閑度假園(盡管大多是舶來品)20世紀80年代末就在中國應運而生;
  作為以休閑為主題在中國召開的各種會議、論壇(無論是國際會議,還是國內會議)從查到的資料看,2000年就有“休閑經濟國際研討會”在北京召開;
  作為學術研究機構,1995年北京成立了“六合休閑文化研究策劃中心”(民營),作為國家科研機構2002年中國藝術研究院成立了休閑研究中心(事實上2000年中國文化所首先成立);
  作為立項課題,2000年國家軟科學項目大概設立了第一個有關“休閑經濟”的國家課題;
  與休閑范疇有關的內容還很多很多。
  2005年之后任何一種“休閑現象”,只是規模和數量的變化。
  如果是商人把2006年命名為“休閑元年”,也許僅僅是“商業噱頭”?如果是官員,也許就是想撈點所謂的“政績”?如果是學者,恐怕另有他圖——顯然不是孤陋寡聞,而是巧取豪奪。
  也難怪,如今世風日下,道德淪喪,什么歪門邪道、不擇手段、弄虛作假、夸大其詞、偷竊剽竊、移花接木等等在商界、教育界、學術界普遍存在,不一而足。實屬見怪不怪。
  令人哀嘆的是,某些媒體對“休閑元年”的追逐與炒做,僅僅用“無知”來評價,似乎沒有觸及事物的本質,這其中自有它深層的背景。
  而令人高興的是,休閑研究領域整體上對所謂的“休閑元年”保持著清醒。

二、休閑時代???

  休閑時代,無疑是一種理想的社會。盡管發達的科技為休閑時代的到來提供了強大的支持條件,但仍不能一蹴而就。她是一個漫長而充滿魅力的過程。
  馬克思當年曾這樣地描述未來的理想社會,人們有充分的自由時間,做他想做的事情,上午打魚,下午進行藝術創作。今人把休閑喻為“以欣然之態,做心愛之事”?梢,休閑不僅僅是時尚,不僅僅是消費,不僅僅是商家賺錢的機會!
  休閑,是人“成為人”過程中的重要舞臺,是人的本體論意義之所在,是一種生活實踐和生命體驗,是人類美麗的精神家園,是人生的一種智慧,是促進文明社會進步最有效的途徑。(這樣的論述筆者在1996年、1998年的兩篇論文中“休閑:人類美麗的精神家園”和“文化精神之域的休閑理論初探”都出現過。)
  休閑時代,并不僅僅是閑暇時間多了,豐衣足食了,(需要說明的是,具有普遍意義的休閑社會當是在豐衣足食的基礎上)而是人的一種精神態度和存在狀態的變化。在這個時代,人與人的關系、人與自然的關系、人與社會的關系變得融洽、和諧;人對物的攫取,變得理智、變得通達;人的社會責任感更加強烈;公共服務更人性化。(見《走向人文關懷的休閑經濟》,中國經濟出版社,2004年,第15頁。)
毫無疑問,當人們由衷地身體力行這些理念時,休閑時代才可能來臨。
  就連十分發達的西方國家也不敢稱自己國家處于“休閑時代”,而只敢說,我們正走向“休閑時代”。再則說,休閑時代是否來臨的判斷,既有時間層面和物質層面的標準,也有精神和道德倫理方面的標準。以為閑暇時間多了就是休閑時代的來臨,未免太幼稚了,太“大躍進”了。
  在2000年出版的“西方休閑研究譯叢”的“編者的話”中,曾做了這樣的敘述:“我們即將進入休閑在人們的生活和社會經濟中越來越重要的時代!保ㄟ@個句子是龔育之同志斟酌后確定的,見2000年出版的“休閑研究譯叢”中“編者的話”第1頁。)早在1996年,于光遠先生就撰文論“普遍有閑的社會”,這個論斷是科學的,符合中國社會實際的。

三、旅游不屬于休閑???

  我知道,一些搞旅游的人總不認同旅游是人的休閑生活的一個組成部分。據說有多個原因,其中之一,似乎說休閑中含有旅游,便削弱了旅游在創造國民經濟產值中的地位和作用,削弱了在政府部門中的職能與權限。如果這個原因真的存在,我們不這么說也罷!
  但是,作為一種學術討論,我則堅持說,旅游的確是人的休閑生活和休閑行為的一個內容。一位旅游學專家曾與我爭辯過這個問題,后來我問他一個問題,“說休閑是人的一種生命狀態,那么是不是可以說旅游是人的一種生命狀態?”他說,當然不能這么說。最后他接受了我的論點。是嘛,任何討論都要以理服人。
  休閑是人生的一種智慧,從古至今,由于人類珍愛休閑,才創造了無以數計的休閑品類,因而才有了這豐富多彩的世界,有了人們多種選擇的對象,有了滿足不同情趣的人所需要的條件。
  旅游當然是人的休閑智慧的產物之一,是現代社會生活方式之一,是一種文化精神生活。由于它的社會性、實踐性和參與性等特點,可以培養人的生活態度、社會責任和豐富的感情世界,有利于智性、藝術、文學、科學等方面創造,因而成為人們休閑度假的方式之一。(見《走向人文關懷的休閑經濟》第186頁。)
  但是,過度的旅游開發,會對文化資源、自然資源帶來極大的負面影響,目前,許多生態環境和文化歷史遺跡遭破壞,甚至是不可逆轉的破壞現象已比比皆是。將旅游納入休閑的范疇,可以調整我們的發展思路,讓旅游走向“持續之旅”,而不是斷送在幾代人手中。
  為此,筆者在2002年撰文指出:“從事休閑旅游業的部門與從業人員亟待更新觀念。旅游-旅游休閑-休閑旅游-休閑旅游,不單單是名詞的任意組合,它表明了旅游業發展的客觀規律。眾所周知,發展旅游業一般情況下開發的對象是天然自然和人工自然以及人類的文化遺跡。但是以犧牲自然資源和對旅游資源的過度開發為代價,特別是開發商以經濟價值為目的的無休止的行為以及人們僅僅為滿足好奇心和追求感官刺激對自然的踐踏而導致的生態環境的破壞,不得不改變人們對發展旅游業的思路。在西方國家,早在50年前,就迅速地通過發展休閑產業來緩解旅游業的壓力,諸如,休閑俱樂部、體育俱樂部、文化館、劇院、博物館、藝術館、體育館、休閑度假村、主題公園、游樂園等等。事實上,同時在客觀上也豐富了旅游的內涵,擴大了經營范圍,促進了經濟的發展,也滿足了人的多方面消遣享樂的需要。當前,我國正面臨一個發展旅游業的大好時機,而遵循什么樣的客觀規律,如何調整發展戰略、業務方向、管理途徑、運行機制等環節致關重要!保ㄒ婑R惠娣文,“未來10年,中國休閑旅游業發展前景了望”,載《齊魯學刊》2002年第3期)引用這段話的意思并不是想離題,而是說,現實情況下,應當盡快將旅游業納入休閑的大視野。

  說明:有些人常常剽竊我的經典的思想觀點,不僅據為己有,而且大有“首創”之勢。所以我在某些段落的后面加上了最早出處的文獻。

寫作背景


馬老師: 您好!
  學刊近期(2006年9\10\11期)正在開展“我們時代的休閑與旅游”筆談討論,7月底亦曾給您發過約稿函.知道您很忙,但我們的筆談討論還是非常期待能得到您的支持.旅游學界關于休閑是否包含旅游\休閑時代是否來臨\將2006定義為中國的“休閑元年”依據何在等等問題都還存在不同看法,您對此是如何看待的?也許您可以通過學刊這個平臺向更多旅游界人士闡述自己的觀點。
  望百忙之中撥冗提筆,不吝賜稿。千字文即可,長一些也沒關系。
  文章在9月10前郵件給我們即可。


旅游學刊編輯吳巧紅

 


 
中國藝術研究院 中國文化研究所 版權所有

電話(TEL):86-10-64813408  64813409  傳真(FAX):86-10-64813408

地址:北京朝陽區惠新北里甲1號·中國文化研究所   郵編:100029
广东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