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71zln"></var><var id="71zln"><video id="71zln"><thead id="71zln"></thead></video></var>
<menuitem id="71zln"></menuitem>
<ins id="71zln"></ins>
<var id="71zln"><dl id="71zln"><listing id="71zln"></listing></dl></var><var id="71zln"></var>
<menuitem id="71zln"></menuitem>
<cite id="71zln"><strike id="71zln"><thead id="71zln"></thead></strike></cite>
<var id="71zln"></var>
<var id="71zln"></var>

學人呼吁:重視休閑問題   加強休閑研究

——“中國學人休閑研究叢書出版座談會”紀要

127日召開的“‘中國學人休閑研究叢書’出版暨學術座談會”上,與會代表達成共識:休閑是我們這個時代面對的重大社會問題之一,關乎我們構筑健康、科學、積極的生活方式,關乎全體國民素質的提高,關乎社會的和諧發展。于光遠、朱厚澤、龔育之、韓德乾、馬俊如、陳魯直、沈寶祥、何偉等知名學者呼吁全社會都應重視休閑問題。

于光遠:“閑”是最大最大的字眼,因為“閑”同“社會生產力”這個大字眼相聯!吧a力”是人類社會發展的基礎。而生產力的發展意味著閑暇時間會越來越多!伴e”是生產力發展的根本目的之一,能不說“閑”是一個大字眼嗎!物理學家講過一句話——“上帝厭惡真空”。在時間利用方面也不存有真空,因此時間必須充實,既要有物質的充實,還要有精神的充實。對于休閑生活,尤其對“上帝厭惡真空”給予特別的關注,既要重視有文化地“休閑”和“消遣”,使之對社會的進步起積極作用,又要注意克服消極的填充閑暇的方式。所以我們應多管“閑”事。

陳魯直:“閑”是馬克思主義的一個基本思想——使人可以充分地利用可自由支配的時間發展自己。這是我們向往的一個社會。20世紀90年代歐洲提出了生活和勞動平衡的問題,是工人階級提出來的,這實際上就是人的自由解放。如果只是鼓勵大家勞動而不創造大量的時間來發展自己,就失去了平衡。西方所提出的生活與勞動平衡的問題觸及到了很多的事情。比如說,歐洲的工會不但保障工人們的生活,還保障他們的休閑。符合我們今天談的“閑”。我們的國家現在提出“以民為本”的治國方針,考慮民閑的問題,是一個真正值得做的事情。在休閑研究里面是很值得探討的。列寧有一句話:不懂得休閑的人是不懂得工作的。休閑的目的是為了向社會提供更多的勞動。這個話是對的,但是反過來思考就是:勞動的目的,工作的目的就是為了消費,就是為了休閑。但是休閑的方式和質量必須給予高度的關注,不關心和引導老百姓積極、健康的休閑方式,那么消極的頹廢的社會風氣也就成必然了。

朱厚澤:在我們傳統的思維模式里,“閑”跟“忙”;“工作”跟“休閑”是對立的概念。其實“閑”與社會的關系很密切。比如說,現在報紙上發表了很多文章,擔心小孩迷戀于網吧,這種擔心是有道理的。但我們要分析和研究這里邊的原因和出路。當今,我們的社會已經進入了勞與閑相一致的社會階段,處理好勞與閑的關系很重要。十幾年前,光遠同志就提出:休閑問題要好好研究。但有許多傳統的框框制約著休閑的利用。比如人們常說的,“玩物喪志”,如果玩物就可以喪志,那么我們搞博物館來干什么?那不是害人嗎?!其實我們是不是可以換一個字,叫做“玩物壯志”。通過對歷史文化各種各樣的創造包括其它民族的創造,去回溯這個過程,這樣對人可以提高見識和修養。第二,關于創新與“玩”的關系問題,隨便瀏覽一下科技史,就可以發現有許多科學家的發明、發現與他們的積極健康的休閑方式有關系。任何一件事物,都有它的兩面性,關鍵在于正確的引導;ヂ摼W是科技發展的新事物,孩子們對它充滿好奇,是很自然的事。如何讓孩子們通過這樣一個新的知識工具、智力工具,來發現一個新的世界,創造一個自己的未來,要給他們舞臺。如果光壓,我看要出問題。這些都是新課題,值得我們研究。

韓德乾:什么叫休閑,什么叫休閑經濟?從它的內涵和外延來說,供我們發揮的余地還很大。休閑經濟很重要,這在世界和中國社會的發展中已經體現出來。五本書在這方面花了不少工夫,也打下了比較堅實的基礎,并且取得了階段性的成果。但是我們下一步的工作重點能不能把我國發展得快的休閑經濟的模式研究一下,如果把這個問題解決了,那么就能很好的體現休閑經濟的經營者和參與者的狀況,休閑研究應用前景就會更大;A研究要和社會廣泛結合,并能取得重大突破;A理論的研究還要繼續搞下去,而不是削弱或停止 ,當然也要轉移到應用研究上來,這對我們發展休閑經濟有很強的指導作用。

沈寶祥: 研究中國的休閑學意義很重大,特別是采用社會調查的方法研究休閑學具有開創性,這五本書是一個良好的開端。但是,目前在我們國家,真正了解休閑含義的人恐怕還不太多。大多數人認為不能搞休閑,要艱苦奮斗。他們只不過是不知道休閑的真正含義,當給他們講清的時候,他們就會恍然大悟欣然接受。在我們的許多領導干部中間也有很多人不知道什么叫休閑學。因此我們要考慮如何普及休閑價值的問題,我建議編寫一本關于休閑研究的通俗讀物給廣大干部群眾提供參考。這本書既要通俗又要生動,還要結合我們社會發展的實際,結合我們廣大干部群眾休閑的實際,還要提出我國的休閑制度存在什么問題。這樣,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能夠比較好地結合起來。我正在考慮如何在中央黨校宣傳推廣休閑學。盡一切可能在報紙刊物上發表一系列的文章。這些文章要通俗,要能讓那些干部感覺到休閑學對他們的學習和工作有幫助。也要在中央黨校開休閑學的講座。再一點就是抓休閑問題離不開廣大干部,因此我們要大力宣傳休閑的種種益處和重要性。

何偉: 馬惠娣2000年翻譯了國外休閑研究的五本學術著作,今年出版了我們自己編著的五本書,這填補了國內休閑研究的空白,像這五本書系統全面地論述休閑在中國尚屬首次,填補了我們國家休閑研究的空白。于老93年以前就提到休閑問題,是于老的思想領先,馬惠娣的組織落實,我認為這個貢獻是不可低估的。雖然還有很多不足,但是作為一門學科樹立起來,其成就是不能低估。另外把休閑作為一門學科提出來,我認為,糾正了許多錯誤觀念。過去一說休閑就和閑生是非、資產階級生活方式聯系起來,就是玩物喪志。這樣,沒有人敢去休閑。把休閑作為一門學科提出來,證明了休閑的科學性,這也是一個貢獻。把休閑作為馬克思主義的一個組成部分提出來,對馬克思主義本身來說也是一種發展一種創新。過去我們研究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關注的是八小時必要勞動時間,而忽視了八小時之外的時間研究。如果有一本馬恩論休閑的著作那將是十分有意義的。(龔育之插話:我認為整理一本馬克思論休閑,要比馬克思論酒的意義要大得多。休閑和自由時間,自由時間和必要勞動時間,勞動時間和人的自由這些概念有很大的不同,值得我們去認識。)隨著科學技術的進步,隨著人類社會的發展,自由支配時間越來越重要了,現在一年的三分之一的時間是休閑的時間,休閑時間如何利用,如何提高,如何充實,都是非常重要的問題。有計劃有組織的引導休閑,能創造很大的財富。馬克思講人要全面發展。如何才能實現人的全面發展,如果都是必要勞動時間,人是無法獲得全面發展的,人類都成了勞動的奴隸,所以必須從勞動中解放出來。有了足夠多的自由勞動時間,才能獲得自由的發展。所以未來人類的真正解放、自由發展就是社會的全面的休閑的發展。不僅是剩余勞動時間、自由支配時間是休閑,必要勞動時間也是一種休閑。勞動成為人類的第一需要,勞動的內容也發生了變化。因此,我認為創立這門學科在一定意義上說是對馬克思主義的豐富和發展。

龔育之:休閑是馬克思思想中的一個重要觀念,不是枝節的,而是非;A的觀念。過去搞馬列研究的人沒有注意到這些。

過去人們一談到閑,總把它當成貶義詞(馬俊如插話:什么游手好閑了,有閑階級,總是不好)魯迅給集子起的名字叫《三閑集》。為什么叫做《三閑集》呢?因為那個時候的左派、革命文學,要樹立革命文學的旗幟,想了想就把魯迅當成打倒的對象,認為魯迅的東西是頹廢的、落后的、封建殘余的。批評魯迅是“有閑”、“有閑”,第三個還是“有閑”。魯迅為了反駁他們,也是嘲弄他們,給自己的集子取名為《三閑集》。當時的“花邊文學”也是罵他。那個時候,人們崇尚什么?是勞動,是勤勞節儉,反對有錢和有閑。因為有錢就是剝削。

現在也有人認為,我們的生活還沒有那么富裕,還有那么多下崗的人,還談什么休閑呢?我覺得這個觀念應該轉變過來。文化的創造與休閑有很大的關系,如果沒有閑大概也就沒有知識、沒有文化,更談不上科學了。

如今,我們的閑暇時間越來越多,除去每天8小時勞動,還有16個小時,再除去8小時的睡眠,還有8小時吃喝以及享受美味等等,F在每周5天勞動,還有三個長假日,這么多的閑暇時間,而且還在不斷地增加。我們研究新事物,面對這么大的一個事物,對它的存在、活動方式等都值得關注。不僅要研究八小時以內的問題,還有研究八小時之外更廣泛的問題,我們研究休閑,除了要證明把它跟馬克思主義聯系起來,確立它的正確地位,看到它在現實社會中的地位,如果休閑文化內涵高的話,對滿足人們的綜合需要、消費情趣有很多好處。不能只關注8小時之內的工作時間,而且也應研究8小時之外的閑暇時間利用問題,應該看到自由在全面發展人的方面的重要地位。休閑在我們現在的社會中的地位越來越重要。但也應該看到休閑存在的品位比較低下、比較惡劣的問題。

休閑品位的提高同文化的創造、休閑與自由、休閑與創造力等等問題都需要去研究。

胡冀燕:這幾年我國的經濟獲得了比較大的發展,在這個過程中有人發現休閑可以賺錢,于是各種休閑行業蓬勃發展起來,比如各種娛樂業、旅游業的勃興。于是就出現了以閑為本還是以錢為本的問題。其實,休閑業的興起不是一件壞事,因為它是經濟發展的一種動力。如何對休閑也進行正確的引導,我覺得其實還是一種以人為本的問題。我們今天很多專家的發言,都講到了對人的關懷、發展,從這個角度來談休閑。但是休閑業的重點不在這里,而是在掙錢,因此其問題對媒體來講是怎樣正確引導。應該從更好地搞好人文關懷這個角度來發展休閑業。

馬俊如、何祚庥、孔德涌等也分別在座談會上發了言。

  

根據錄音整理,未經發言者審定

2005130

 

广东快乐十分